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門外的邪神

26

-

“叮鈴鈴——”

“啪!”

女生躺在淺色米老鼠床單上,身上裹著同色係的被子,緊皺的眉頭寫滿了她被吵醒的不爽和憤怒。

她閉著眼伸手一陣摩挲,終於在床頭櫃上關掉了正響個不停的鬧鐘。

“啊啊啊啊——好煩啊!!!”

楊落落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黑髮從床上坐了起來,奮力捶了一下床墊,睜開睡眼惺忪的雙眼,臉上佈滿了冇睡醒的煩躁。

屋子內目前的怨氣足以養活八十個邪劍仙。

楊落落現在簡直想回到昨天晚上,然後奮力給當時堅決定鬧鐘起床晨跑的自己一個大耳光!

定鬧鐘也就算了!可是你看看現在是幾點!!!

六點!

六點!!!

這可是六點啊!!!

楊落落目前處於大三與大四的交界處,上一次六點起床還是在四年前的高三,自打高中畢業後,除了早八以外就冇有任何因素能讓她在十點前起床。

原地坐著閉眼淺眠五分鐘後,楊落落無可奈何的起床穿鞋。

算了。

醒都醒了。

刷牙、洗臉、護膚、換衣服、穿鞋子。

等楊落落不慌不忙地把一切都忙活完,時針剛剛好指到“7點”。

楊落落站在門前,穿著一身綠色的運動服,額頭上還特意帶了條髮帶,馬尾紮的高高的,顯得格外精神抖擻。

“我就不信從今天開始天天晨跑,這學期的八百還能掛!”楊落落惡狠狠地想。

楊落落此人,一切都好,唯獨體育方麵著實不開竅,跳遠——一米二,仰臥起坐——一分鐘三十個,坐位體前屈——高中時曾達到過兩厘米的好成績,八百米更是連四分都進不了。

大學前兩年靠著好體育老師與好體委,體育成績高分飄過,而大三時不僅冇有了體育課,就連監考也更加嚴格,以至於大三時的體測成績慘遭不合格。

楊落落所在學校畢業時的體育成績采用四年均分製,鑒於前三年的成績,所以她最後的一次體測一定不能再掛,否則就要再進行一次補考。

補考還不如殺了她。

這也是楊落落下定決心每天六點晨起跑步的原因。

本想剛放假就開始晨跑,奈何前幾天剛從一家陶藝店回來就鼻涕眼淚流個不停,原本的晨跑計劃也無奈擱置到了今天。

“出發!”楊落落神采奕奕。

“咣啷!”

開門。

“啪!!!”

關門。

“霧草!”楊落落靠在門板上幾乎不敢呼吸,一隻手緊貼著門板,另一隻手牢牢捂在胸口,她能感受到此時自己的心臟正在“咚咚咚”地快速跳動著。

誰能告訴她為什麼門口會有一個長的和湯姆希德勒斯頓大差不差的男人啊!!!

還穿著漫威裡洛基的衣服!!!

甚至看起來臟兮兮的渾身是血!!!

楊落落的臉色隨著她的又驚又怕變得慘白。

任誰看到門外有一個看起來好像下一秒就要死了的人都會害怕吧!更何況那個人還和自己最喜歡的角色長得如此相似!

楊落落嚥了口唾沫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拍拍胸口開始推理。

首先,湯姆希德勒斯頓是一定不會在這個時間出現在自家門口的;

其次,回想起來,開門的一瞬間一股血腥味就直沖鼻子,隻是當時自己太震驚了下意識地忽略了這件事;

最後,這個相貌…這身打扮…這個傷勢…還有脖子上的青紫掐痕……

所以…新機子娃一直摸你肚子!

“霧草!!!”

這他喵的不會是複聯三開頭就死了的洛基本基吧!!!

次元壁破了啊啊啊啊啊!!!

楊落落一臉驚恐,剛剛平靜下來的心又開始“咚咚咚”地跳個不停。

完了完了,洛基居然在我家門口,那可是紐約大戰殺了八十多人的洛基啊!!!

楊落落急的團團轉。

哦對,她記得貌似官方洗白過,紐約大戰時的洛基其實是被權杖中的心靈寶石影響了。

楊落落停止轉圈。

那也不行啊!門口那位可是有名的北歐邪神啊!!!

楊落落又開始轉圈。

不過既然他來自複聯三,那時的洛基已經算從良了,勉強也能算作正派一員,應該就不會隨便殺人了……吧。

楊落落停下了腳步。

她神情複雜,洛基可以說是她在整個漫威係列中最喜歡的角色,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顏值,更是因為他戲劇性的一生。

從小被勞菲拋棄,被奧丁撿走當兒子養大,聽信了奧丁“生而為王”的謊言,因為擅長法術而被索爾的那些朋友瞧不起,假死兩次,在滅霸手下受儘折磨,父親去世、母親也因自己而死、最後還犧牲自己的生命救了哥哥索爾。

他是漫威中最複雜的一個角色,在觀眾中的人氣也高的可怕。

楊落落可冇有忘記自己去看複聯三的首映,結果開場冇幾分鐘就洛基就死在了滅霸的手下,這對一個基粉來說簡直是滅頂的痛苦,整部電影講了什麼她完全冇記住,隻知道自己哭完了全程。

想到這裡,楊落落紅著眼眶深吸一口氣,她決定了,她要開門!

既然是來自複聯三的洛基,她相信與過去和解、與哥哥和解的洛基是一定不會殺人的!

楊落落雙手顫抖地握上門把手,

“咣啷!”

門開了。

入目是一襲綠黑交雜的戰甲,戰甲上佈滿塵土與鮮血,從中隱隱約約可見健壯的胸膛輪廓,抬頭看去,脖子上青紫的掐痕看得楊落落眼睛一陣酸澀。

再抬頭,一對碧綠的眸子映入眼簾,眸中夾雜著些許笑意,嘴角微微勾起,微啟,

“不歡迎我進去坐坐嗎?”

麻麻我戀愛了!!!

被美貌和低音炮雙重暴擊的楊落落暈乎乎地將洛基請進了家門。

那可是洛基誒!!!

洛基在頂著他那張俊臉和富有磁性的嗓音跟她說話誒!!!

老衲此生無憾了!!!

楊落落幾乎要暈過去了。

……

幾分鐘前,洛基突然出現在這扇門前,落地的一瞬間他便捂住了自己的喉嚨猛烈咳嗽著,幾乎要將肺咳出來一般,瀕死時的窒息感還殘留在他體內。

他記得,“哢嚓”一聲,那是他喉骨碎裂的聲音,隨後他被扔在地上,像個破布娃娃一般。

他還記得……布料摩擦地麵的聲音,隨後一具溫熱的身軀顫抖著伏在他的胸膛,伴隨著痛苦的悲鳴聲……那是索爾的聲音。

他活下來了,真好。

哥哥,我說過陽光會再次照耀我們的。

對不起,我食言了。

這是洛基最後的想法。

他失去了意識。

不過……現在是什麼情況?他應該死了纔對啊?

洛基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又低頭看了看自己。奇怪的是,他能感覺到此時的自己比起全盛時期也不遑多讓,絲毫不像一個剛剛死裡逃生的人。即使是脖子上的那道致命傷也隻像一個裝飾一般,完全冇給自己留下任何影響。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洛基將這些暫且拋之腦後,眼下最重要的是搞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

洛基抬腳剛向路邊走了幾步,下一秒就被一股無法抵抗的力量拽回門前。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堂堂九界第一法師,但在這股神奇的力量麵前卻毫無還手之力。

那麼……看來是和這裡有關了。

洛基抬手,一團綠色的光芒出現在手心,說實話這種程度的門鎖對他來說就像紙一般脆弱,一個小法術就足夠他暢通無阻。

誰知下一秒光團消失,體內的法力更是一陣凝滯,洛基看看手心,若有所思。

“不能傷害這棟房子……或者說這裡的住戶嗎?”

法力恢複了。

看來他想的冇錯。

沒關係,他還有彆的方法。

洛基稍微整理了一下服裝,揚起一抹剛剛好的微笑,抬手正打算敲門。

“咣啷!”

門開了。

洛基隻見一個剛到自己胸口的中庭女性看了一眼門口,視線從自己的胸口逐漸上移到臉,隨後臉上出現了莫大的驚嚇與慌亂。

下一秒。

“啪!!!”

門關了。

聽力極佳的洛基還聽到了一聲震耳的“霧草!!!”

洛基張張口,他還冇來得及說話呢。

那女生的表情明顯是認識自己,奇怪的是,表情中還夾雜著驚喜、疑惑、悲傷、喜愛……複雜極了。

中庭女性都這麼難懂的嗎?

認識自己還好理解,畢竟自己當初在紐約搞出的事可不小,傳到中庭的東方國家也是可以理解的,可後麵那些奇奇怪怪的情緒是怎麼回事?

洛基百思不得其解。

洛基決定再敲一次門。

又是手指即將落在門板上的一瞬間,門開了。

洛基適時揚起得體的微笑,

“不歡迎我進去坐坐嗎?”

看著麵前女生暈乎乎的表情與紅透的臉,洛基暗笑一聲,他對自己的顏值很是自信。

計劃通!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