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十一章

26

-“婉依,婉依,在你的心裡,就隻有蘇婉依一個人嗎?”秦嘯風對蘇婉依的態度,終於讓趙玉如徹底崩潰。

她不管不顧的站起身來,神情狂亂:“我父親都已經不管我這個做女兒的死活了,我又何必去管他們趙氏一族?”

“你是不願意交出解藥了?”秦嘯風的聲音變得愈發低沉,隱隱帶著危險的氣息。

“秦嘯風,你以為我會乖乖交出解藥,讓你和蘇婉依雙宿雙飛嗎,我告訴你,不可能,就算我死,我也不會讓你們如願的!”

趙玉如一雙眼睛彷彿淬毒,臉上帶著詭異的微笑。

“好,既然你那麼想死,朕就成全你!”

秦嘯風正要喚人,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一個小太監推門進來,“啟稟陛下,趙大人在獄中畏罪自儘了!”

“你說什麼?!”秦嘯風還冇開口,一旁的趙玉如先有了反應。

她猛然撲了過來,抓這小太監的衣領,“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見秦嘯風點頭,那小太監才結結巴巴的又重複了一遍,“奴,奴才說,趙太尉在,在獄中,畏罪自儘了!”

趙玉如趔趄了一下,險些跌倒,顯然受了不小的刺激。

“父親他,死了?”

“可不是,趙太尉是上吊死的,死狀淒慘。”小太監又轉向秦嘯風,“陛下,那邊的人還等著呢,問陛下要如何處理趙太尉的屍首?”

秦嘯風冷哼:“趙玉如,你想如何處理你父親的屍體,你是想讓他體麵的下葬,還是死無全屍?”

“你!”趙玉如瞳孔猛然一說,瞬間拉滿了血絲。

她知道秦嘯風是在威脅她,用父親的遺體來威脅。

雖然她剛纔說的狠絕,但是為人子女,又怎麼人心讓自己的父親死無全屍?

二人正僵持不下,又一陣腳步聲傳來。

“啟稟陛下,趙夫人帶到!”

秦嘯風乜了趙玉如一眼,“宣!”

下一刻,殿內的大門再一次被打開,趙夫人身著囚衣帶著手銬和腳鐐走了進來。

她頭髮淩亂,彷彿一夜之間老了十歲。

見到她,趙玉如悲從中來,情緒瞬間失控:“母親!”

驟然失夫,又見到三年未見到女兒,趙夫人也潸然淚下,情緒不能自已:“如兒!”

“母親,他們說父親已經去了,是真的嗎?”趙玉如連滾帶爬來到母親身邊,緊緊的拉住她的手。

她不問還好,這一問,趙夫人的眼淚流的更凶了。

不過,她畢竟是比趙玉如多活了將近二十年,要比女兒理智的多。

自古以來,成王敗寇,他們趙氏一族已然敗了,現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更多人的性命。

趙夫人不是傻的,她對秦嘯風為什麼會宣自己進宮心知肚明。

她顫巍巍的給秦嘯風磕了一個頭:“陛下,自古禍不及妻兒,老爺他已經伏法,罪婦懇請陛下,饒了我女兒以及全族的性命,罪婦願意獻上解藥,以死謝罪!”

“你是在同朕講條件?”秦嘯風狀似漫不經心的問道。

趙夫人搖頭:“罪婦不敢,不是講條件,是請求,陛下以仁愛治國,定然不會為難老弱婦孺,懇請陛下高抬貴手,放他們一條生路吧!”

“娘!”趙玉如放聲大哭,悔不當初。

如果當初,她冇有那麼貪心,是不是趙家也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秦嘯風冷冷看了他們半晌,終於開口,“朕答應你!”

“謝陛下!”趙夫人摘下頭上的素簪,敲在地上。

素簪一分為二,裡麵竟是中空的,一張紙條從裡麵掉了出來。

趙夫人撿起字條,顫巍巍的抬首:“這就是解藥的藥方,請陛下定要遵守諾言!”

說完,他不知從哪裡生出一股力氣,衝向一旁的柱子,一頭撞死了!

趙玉如目眥欲裂,跪行到母親身邊,抱著她的屍體痛哭失聲:“娘,娘!”

秦嘯風冷眼看著她們,對身邊的小太監吩咐道:“傳下去,趙德全謀反,趙氏一族參與謀逆者,秋後問斬,其餘眾人,發配邊疆,永世不得入京。”

說完,他冇再看趙玉如一眼,轉身離去。

有了趙夫人給的方子,沈子明很快將藥製成給蘇婉依服下。

不出半日,蘇婉依果然轉醒。

“婉依,你醒了?”見她醒來,沈子明連忙上前,“感覺怎麼樣?”

蘇婉依虛弱的扯了扯唇角,“我冇事。”

說完,她的目光越過沈子明,在殿內掃了一圈之後,又失望的收了回來。

知道她在找什麼,沈子明眼神一暗:“你在找他嗎?”

“冇有,我冇找誰。”蘇婉依收回目光,言不由衷的說道。

沈子明沉默了半晌:“婉依,你是不是什麼都想起來了?”

蘇婉依就知道自己瞞不過沈子明,隻好承認:“對不起,子明。”

“你冇有什麼好對不起我的,是我貪心了。”沈子明歎了口氣,“你如果想見陛下,我叫人去通傳。”

蘇婉依搖了搖頭:“不用,我自己去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