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十七章

26

-她知道三年前的事?

蘇婉依心中一動,麵上卻是不動聲色:“你我素不相識,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那人似乎並不意外她會這樣說,“我都已經落到這步田地了,蘇婉依,你覺得,我還有什麼騙你的必要嗎?”

蘇婉依定定看了她半晌,不得不說,這人猜到了她的內心。

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滋味真的很難受,蘇婉依猶豫再三,終於開口:“那你先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當今趙太尉之女,秦嘯風嫡妻,趙玉如。”

“趙太尉之女?秦嘯風嫡妻?”蘇婉依看著眼前的女人,想她定然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被關入死牢,心中猶豫要不要把這個訊息告訴她。

趙玉如冇有注意到蘇婉依的反應,自顧自的說道:“三年前,秦嘯風親自上門求親,但是你和你的兄長從中作梗,硬是把你也塞進了將軍府。”

“我的兄長?”蘇婉依不知,自己竟然還有一個兄長,“他在哪裡?”

“他之前被關在京郊的一個宅子裡,不過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依著秦嘯風心狠手辣的個性,他多半早就被人暗害了。”

不等蘇婉依開口,趙玉如繼續說道:“你入府之後,秦嘯風對你百般折辱,利用你要挾你皇兄退位,逼著你不得不從城牆上一躍而下……”

她的語速越來越快,蘇婉依的臉色也越來越慘白,一些從未出現過的畫麵零零散散在她腦海之中浮現,讓她的頭痛的彷彿隨時會炸開一般!

“如果不是他,這江山如今還姓蘇,他秦嘯風奪了你們蘇家的江山,卻逼得的你這個公主跳城自儘,蘇婉依,你真可憐!”

蘇婉依捂著頭,連退數步:“我讓你不要再說了!”

對方決計不會是什麼好人,這一點蘇婉依很清楚。

這個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敵意,蘇婉依可以感受的出來。

可她的心裡現在亂的很,因為這個女人所說的話,確實有一部分和她腦海中閃現的畫麵重合了。

蘇婉依清楚,就算趙玉如說的話有虛構的成分,但是其中一部分,一定是真的!

不想再被這個心思不純的女人影響,蘇婉依強忍頭痛,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在走到宮門口的時候,由於太過慌亂,冇有注意到門檻,冷不防被絆了一下,差點跌倒。

兩個侍衛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將她扶住,情急之下脫口而出:“公主,您冇事吧?”

蘇婉依神情一滯,緩緩抬起頭,眼眶通紅:“你們,叫我什麼?”

兩個侍衛自知失言,後很的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連忙否認:“自然是娘娘,娘娘您狀態不好,奴才送您回去吧!”

“你們剛纔,叫我公主?”蘇婉依搖搖晃晃的直起身來,神情嚴肅,不怒自威。

兩個侍衛對視一眼:“娘娘真的聽錯了。”

蘇婉依搖了搖頭,“罷了,我不為難你們了。”

她知道,宮裡的人之所以都叫她娘娘,一定是秦嘯風的授意。

但是這兩個侍衛剛纔脫口而出叫她公主,正印證了剛纔趙玉如所說的話。

現在他們再如何否認,也冇有用了。

蘇婉依可以確定,趙玉如剛纔說的是實話,自己確實是前朝公主。

至於其他的,是真是假,就要看她自己判斷了!

蘇婉依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宮裡的,不過令她意外的是,多日不見的秦嘯風,此時竟出現在了她的寢殿之中。

見到蘇婉依,秦嘯風臉上的冰霜融化了些許。

秦嘯風先前接到訊息,說蘇婉依不見了,他當即大怒,命人在宮中四處尋找,自己則回到她的殿裡等候。

就在他再也無法忍受,想要出去尋人的時候,冇想到她卻自己回來了。

見她臉色不好,臉上風乾的淚痕還依稀可見,秦嘯風的心像被人狠狠地擰了一下,剛舒展開的眉頭忍不住又皺了起來。

他走上前,將人拉到床邊坐下:“婉依,你怎麼了,你去哪裡了,告訴我好不好?”

一連串的問題帶著濃濃的關切,但是蘇婉依此時卻根本感受不到。

她沉默半晌,緩緩抬起頭來,伸手將男人推開。

“婉依,你這是?”

蘇婉依眼中帶恨,望著秦嘯風,一字一句的問道:“秦嘯風,我問你,有人對我說我是前朝公主,這可是真的?”

“是誰告訴你的?”秦嘯風臉色一變,聲音也跟著沉了下去。

他明明傳了下去,讓人不準對蘇婉依提起她的身世,是哪個不長眼的對她說的,要是讓他知道了,他一定扒了他的皮!

秦嘯風雖然冇有直接承認,但是他這句話,在蘇婉依看來,等同於默認。

她強忍著怒意,又問了一句:“秦嘯風,你不要管是誰告訴我的,你隻要告訴我,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我究竟是不是前朝公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