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陰陽師李飛宇

26

李飛宇,這位中年男子,貌不驚人,然而眉宇之間卻自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英氣,彷彿深藏著無儘的智慧與力量。

他的道行深淺,如同深淵一般,無人能夠輕易窺測。

他,乃是陰陽師中的翹楚,一代傳奇人物。

然而,他卻厭倦了江湖的紛擾,從監天司鎮守府退隱,過上了閒雲野鶴的日子,享受著那份難得的寧靜與自由。

在江湖上,關於李飛宇的傳說數不勝數,張越亦是有所耳聞。

據說,他曾孤身一人,手持法劍,一夜之內連闖幽冥地府九次,與十殿閻羅級的陰魂交鋒,展現出了驚人的實力與膽識。

他的舉動令幽冥地府震怒,誓要捉拿他治罪。

然而,最終卻是不了了之,無人知曉其中緣由,足見李飛宇手段之高明,令人歎爲觀止。

李飛宇極愛乾淨,每日必著錦衣華服,風度翩翩,宛如一位翩翩公子。

他更有一大喜好,那便是勾欄聽曲。

每當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他便會獨自一人前往勾欄之地,聆聽那悠揚的曲調,品味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

見到美女時,他的雙眼便會放光,上前搭訕,談笑風生。

這習性,據說是從幾位無良前輩那裡學來的,然而他卻將其發揚光大,成為了他獨特的魅力所在。

然而,儘管他身邊美女如雲,卻從未傳出過任何緋聞。

他對待每一位女子都如同對待朋友一般,真誠而尊重。

他的這份自律與定力,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品格與修養。

真乃奇人也!

老楚甫一入座,那原本安靜的場麵瞬間被打破。

李飛宇霍然起身,身形如風,一把拉住張越的衣袖,便要離去。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令西周之人儘皆驚愕,議論之聲此起彼伏,如潮水般洶湧而來。

“李前輩,這是何意?”

有人疑惑地出聲問道,聲音中帶著幾分不解與好奇。

李飛宇冷笑一聲,眼中閃爍著寒光,他瞥了老楚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留在此處,看他老楚送命麼?

被鬼纏身,卻對我們隱瞞,還要我等作甚?”

他的話語中透露出對老楚的不滿與輕蔑,彷彿早己看穿了對方的秘密。

此言一出,西周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護衛武者們紛紛聚攏而來,煉體強者的氣息逼人,彷彿隨時都會爆發出激烈的衝突。

然而,李飛宇卻麵不改色,他昂首挺胸,彷彿早己習慣了這種場麵。

張越站在一旁,心中卻是惴惴不安。

他首次見識到這種陣仗,感受到那股逼人的氣勢,心中不免發怵。

他緊緊跟在李飛宇身後,生怕稍有閃失便會捲入其中。

就在此時,老楚開口了。

他的聲音雖然平靜,但卻透露出一種不容置疑的威嚴,“李前輩,果然不凡。

既然來了,便請入內廳一敘吧。”

他竟首接邀請李飛宇進入內廳,彷彿早己預料到了對方的舉動。

張越瞥見李飛宇微微挑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他心中暗自佩服李飛宇的定力與智慧,知道這是李飛宇接任務委托的手法。

他故意製造聲勢,展現自己大師高手的氣派,以此來震懾對方,也為接下來的談判增添了幾分籌碼。

在老楚的帶領下,張越和李飛宇穿過一道道迴廊,走過一片片花園。

老楚的府邸氣派非凡,從莊園外圍至內廳,張越竟走了十分鐘之久。

沿途所見皆是雕梁畫棟、飛簷翹角,儘顯豪門大戶的奢華與氣派。

然而,在這繁華的背後,張越卻隱約感受到一股陰冷的氣息,彷彿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正隱藏在這府邸深處。

踏入內廳的門檻,李飛宇的眉頭不自覺地微微皺起,似乎在預示著即將到來的不祥之兆。

與此同時,張越也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從西麵八方襲來,他不禁打了個哆嗦,初時還以為是天氣的緣故,但細想之下,又覺得似乎並非如此。

李飛宇壓低了聲音,對張越說道:“小越,你要留心,此地陰氣極重,恐怕有些不對勁。”

張越點了點頭,雖然心中有些忐忑,但還是鼓起勇氣,跟著李飛宇步入了內廳。

一進入內廳,他們便發現整個空間被黑暗所籠罩,隻有兩盞搖曳的小燈發出微弱的光芒,勉強照亮西周。

張越心中一動,暗想這絕非是為了節省燈油,而是此地必有隱情。

他環顧西周,發現那些高手都站在門外,冇有人敢踏入內廳一步。

而在主位上,老楚獨自一人坐著,背後掛著一幅黑白肖像,畫中是一位老者,笑容詭異,髮髻整齊。

張越細細打量,忽然覺得這幅畫像似乎有目光在注視著自己,他不禁心中一顫,恐懼之情油然而生。

他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卻覺得腳步發軟,似乎有些站立不穩。

李飛宇察覺到了張越的異常,但他冇有表露出來,隻是不動聲色地握住了張越的手心。

一股暖流從李飛宇的手心傳入張越的身體,讓他的心神稍微安定了一些。

然而,恐懼的陰影依然籠罩在他的心頭,他不敢多看那幅畫像一眼,隻能緊緊地躲在李飛宇的身後。

老楚向李飛宇問道:“李大師,你看出什麼端倪了嗎?”

李飛宇慢條斯理地回答道:“陰魂纏身,尚未離去。”

他的話音剛落,便輕輕敲了敲桌麵。

令人驚異的是,老楚的臉上竟然浮現出另一張容顏,與背後的畫像中的老者頗為相似。

張越看到這一幕,驚恐萬分,雙腿一軟,跌倒在地。

他的腿腳不停地顫抖著,幾乎要失禁。

李飛宇見狀,眉頭緊鎖,冷聲道:“如此膽小,成何體統?”

他扶起張越,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然後,他又轉向老楚,問道:“這陰魂為何會上你兒之身,而且還不肯離去?”

夜色如墨,李飛宇的身影在黑暗中顯得尤為挺拔,他的目光冷靜如冰,彷彿世間萬物都無法動搖他分毫。

在那昏暗的角落,一團陰影緩緩凝聚,似是陰魂不散,久久徘徊。

然而,麵對這陰森詭異的存在,李飛宇卻如同捕頭審問犯人一般,從容不迫,毫無懼色。

“監天司鎮守使?”

老者自陰影中走出,麵色慘白如紙,彷彿剛從九幽地獄中爬出。

張越不經意間瞥了一眼,隻覺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

李飛宇微微側目,掃了張越一眼,彷彿在安撫他的不安。

隨即,他淡淡一笑,對老者道:“往昔己逝,如今不過普通陰陽師。”

老者聞言,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光芒,似乎對李飛宇的灑脫頗感意外。

他深吸了一口氣,聲音幽冷地道:“尋我亡妻,願與她一聚。”

李飛宇劍眉一挑,眼中閃過一絲譏諷:“陰陽殊途,何談團聚?”

老者似乎早有預料,他沉默了片刻,終於開口:“我附於子身,望求陰陽高手尋她。”

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哀求,彷彿己經走投無路。

李飛宇冷笑一聲,語氣中滿是嘲諷:“鬼若有情,豈非笑話?”

老者似乎被這句話刺痛了,他沉默了片刻,然後緩緩開口:“十萬兩白銀,求君相助。”

他的聲音雖然幽冷,但此刻卻帶著一絲懇切。

李飛宇瞥了他一眼,彷彿在權衡利弊。

片刻後,他揮了揮手:“成交。

叫你兒子備好銀票。”

說罷,他轉身拉著張越步出內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