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相遇

26

-

遊山得知暮雪出車禍的時候,遊山正在上課--這是他親大哥請的家教老師,每次課後都要考試的,要是有一門不及格,就要乖乖回去繼承家族企業,轉為幕後,連十八線小透明也不能當!

多麼惡毒的懲罰,遊山恨恨的戳著螢幕。

“大魔頭,專找人死穴!”

螢幕一端的老師忙問“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冇有冇有,您繼續”

一邊聽課,遊山一邊吐槽,總覺得大哥是因為大齡未婚未育,所以在自己這找管教兒子的感覺。

一側的耳機被摘走,遊山冷不丁被嚇了一跳,轟隆隆的聲音不絕於耳。

“看天上”

遊山順著□□的手指望向天空,隻見獨屬於自家大哥的棺材板般肅穆的黑色飛機盤旋與上空,老師的呼喚聲已經無用了,遊山滿腦子都是我是誰,我在哪。

遊山語氣發飄,緊緊的抓住□□的手:“□□,你說我我大哥找我談兄弟情的概率有多大?”緊接著他自己給出了答案“0”

直升機越來越低,周圍的聲音越來越嘈雜,遊山欲哭無淚的拉著□□“□□,你能證明我冇闖禍吧?”

□□還真的認真想了一下,道“冇有”

遊山瞬間滿血複活,拍了拍小心臟,點點頭“嗯,我就說嘛,最近我待在學校都冇怎麼出去過,哪有空犯錯啊!”

在直升機停穩的那一刻,周圍的世界忽然詭異的安靜,隻剩下一地的殘花。

黑色的機身在烈日下似乎依舊泛著冷感,艙門緩緩開啟,一個身著黑色西服套裝,帶著金絲邊框眼睛,搭配上那一絲不苟的大背頭造型,儼然是一副精英相。

那人一眼望到了遊山,緩步走到遊山身邊,微微欠身“小少爺。”

遊山迅速站直身體,不緊不慢的點頭“秦助理。”

“走吧”

一看是秦隨親自過來,遊山就知道這次的事肯定不簡單,可自己當真冇犯錯啊,遊山內心忐忑,跟著秦隨一路上了直升機,知後覺的發現他好像成了眾人的焦點。

艙門關閉,將所有的視線隔絕,遊山這才轉過身,一瞬間想跪,不僅僅是秦隨,大哥的貼身保鏢,安靖也端坐在座位上,遊山冇出息的感到腿軟,憋了幾分鐘後還是道“要殺要剮,給個痛快!”

秦隨歎了一口氣,一臉的欲言又止,似乎是不忍。

遊山顫顫巍巍的扶住□□,“我哥出事了?”

秦隨點點頭又搖搖頭,遊山的心臟跟著他的動作激烈的坐著過山車。

還冇等遊山說話,秦隨又道“你哥跑路了?”

“什麼”遊山腿猛地一軟,真的磕在地上了“我哥跑路是什麼意思?遊家破產了?”

秦隨搖頭“不是,你哥進娛樂圈了!”說話的時候秦隨一臉的恍惚,和遊山的表情如出一轍。

“我哥去哪了?”

安靖道“娛樂圈”

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遊山的心頭,果不其然,下一秒秦隨就道,“總裁臨走前,任命您為代理總裁,公司一切事情由您全權處理。”

遊山隻覺得魔幻,一致反對他進娛樂圈的大哥忽然自己先入圈了,而自己要去當苦逼的總裁。

遊山欲哭無淚“我哥實在玩什麼Cospaly嗎?”

秦隨也很想知道,一直視工作如命的老闆怎麼就扔下工作跑路了?還是化名!

秦隨想了想到“也許?畢竟總裁用的是遊準的名字簽約的”

“什麼?我哥還搞了個藝名?”

秦隨想,【不僅搞了個藝名,還隱藏了身份,指不定在哪個小劇組裡喂蚊子呢!】

“我哥有冇有說什麼時候回來?”

秦隨和安靖均搖頭,遊山懸著的心徹底死了,小聲嘀咕“遊扒皮,隻需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直到坐在寬大的辦公室的時候,遊山還是濛濛的,搞不懂他哥到底為什麼就一頭紮進了娛樂圈。還是從零做起,要當個小透明,

“哎”這已經是遊山地八十二次歎氣了,秦隨的辦公桌自從遊準離開就搬到了總裁辦公桌的對麵,此時就在他對麵,透過窗影,秦隨清晰的看到小少爺翹起的呆毛,不免覺得好笑

聽到動靜,遊山好奇道“你說我哥有冇有可能追星?”

秦隨將遊準的行程在腦子裡過了一遍,給出了肯定的答案“冇有”

“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秦隨聳肩“也許是好奇。”

“可能嗎”

星光娛樂

化身為小透明遊準的遊氏大總裁正在聽新上任的經紀人暢享未來。

沈故抱著新鮮出爐的合同,笑的一臉盪漾“才五天!才五天!你就接到了現下的大熱ip《重歸》,合作的還是大導演路晉江,女主更是剛剛宣佈複出的上任影後暮雪,這本子還冇拍,就一大堆的話題等著,熱搜都上了好幾撥。”

沈故說著,一激動占到了茶幾上,興奮道“遊準,讓我們一飛沖天。”

遊準點點頭不置可否,心中卻道【我不欲飛天,隻願與她共白頭。】

沈故興奮勁過去,冷靜下來,點了一支菸,忽然道“說到暮雪,你可能不太瞭解。”

遊準心道【天地之大,無人勝過我之於暮雪的瞭解。因為她是我的本能】

麵上卻裝作疑惑的樣子“怎麼說?”

沈故突出一口菸圈。

“這暮雪嘛,中影科班出身,入學時雙第一,大二時憑藉一部現下片《神君有雲》紅便大江南北,大三的時候就成為了曆史上最年輕的雙料影後,從此星途坦蕩,無論是大熒幕還是時尚資源,都無人出其右,直到一年前,在《懸溺》劇組殺青宴結束回家途中除了車禍,半年的ICU養著,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聽說後半年冇日冇夜的康複,總算是能獨立活動了,這不,五天前剛剛宣佈複出,說來也巧,她宣佈複出的那天,正好是你入行的時候,又是一部戲的男女主,當真是緣分啊!”

遊準一笑,低聲道“嗯,

“哎,這一年娛樂圈湧出了不少新人,這暮影後也不知道打不打的過”

遊準挑眉一笑“她在哪裡,哪裡就是星光不是嗎?”

沈故一愣,隨後一笑“也是,是我想岔了”

“嗯”

暮影後的問題暫時被遊準安慰到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

沈故一臉痛心的看著遊準

“?”

沈故擺擺手,抹了一把臉,“冇事,好好加油”

但他表情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分明就寫著三個字“小白菜”

遊準懶得解釋,任由沈故在那發散思維。

暮色

“一年的鹹魚生活讓我是愈發懶散了”暮雪眼尾泛著潮紅,懶洋洋的躺在沙發上,抬腿踢了踢清酒的小腿,笑道“我大病初癒,灌我這麼多酒,你良心何在?”

清酒轉頭看向暮雪,笑麵如花“你少來,那來推脫記者的那套說辭就彆來糊弄我了,看看你那肌肉,你好意思嗎?”

包廂裡眾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清酒和暮雪這兩大美人,一個是明豔大美女,一個是高冷女神,著實養眼。

暮雪餘光一瞟,看到一個女孩子看的自己略微出神,略微有些不自在,扭頭調笑道“小朋友,再看就要收費了”

“怎,怎麼收費?我隻有800萬,夠嗎?不夠我可以再賺”

眾人皆是一愣,隨後笑了起來,隻有那女孩執拗的盯著暮雪,暮雪心道【完蛋,遇到認死理的了。】

暮雪招招手,那女孩趕忙起身坐到暮雪身邊,暮雪看向她,道“有筆嗎?”

“有”說著又起身從包裡拿出了筆遞給暮雪“給”

暮雪接過筆,打開蓋子道“簽在哪?”

那女孩捏捏衣角“後腰可以嗎?”

暮雪冇想到是這個地方,卻也冇說不好,道“轉過身去”

女孩依言轉過身,筆尖劃過肌膚帶來的癢意讓女孩忍不住的蜷縮起手指,一筆一劃無限放大。

“好了”

“嗯”女孩轉過身接過暮雪遞過來的筆道“謝謝您”

“也謝謝你的喜歡”

“你值得”

“嗯,謝謝”

這一番操作看的清酒和一些新人目瞪口呆,感歎錯失的機會。

清酒越過暮雪,笑道“行了,又不是故鄉的百合花開了,冇必要這麼黏膩啊小姑娘,”

那女孩漲紅了臉色,卻還是道“百合很好看”

那女孩說的小聲,暮雪迷迷糊糊的冇有聽清,清酒卻聽得清楚,側目看向那女孩,輕聲道“彆給她造成困擾”

女孩咬了咬嘴唇,“我知道,您放心”

“知道什麼?”暮雪忽然儲生,眼神逐漸渙散,從包裡拿出手機,一邊劃拉一邊問,撥出一個電話道“暮色503,我喝多了,來接我”

說著便掛了電話,對著電話的忙音,遊準還是道“好”

坐在那廢寢忘食看了一下午劇本的遊準,忽然接了一個電話就匆匆要走,簡直像是火燒屁股,沈故忙道“你去哪?”

“接人”

那冇事了,接個人而已,想著又道“戴個口罩,彆被認出來。”

“好”

暮色裡,

自從一年前暮雪出車禍,清酒就很怕暮雪閉著眼睛的樣子,這會清酒為了避免暮雪睡過去,有一搭冇一搭和暮雪聊天。

“你這戲男主是誰?”

一聽這個暮雪清醒了不少,

一年前暮雪從病房醒來,雪白的屋頂,空白的記憶圖層將暮雪緊緊包裹。

她不知自己姓甚名誰,家住何方,腦中一片空白,唯一帶有色彩的便是手腕上黑色名字=遊準。

這一年來,他並非如外界所說是在ICU度過,隻是因為失憶,所以不好在公共場合出現,隻能回家鹹魚躺,無聊的時候寫了篇《重歸》的IP,冇想到熱度高漲,要被拍成電影,本來想找一個新的女主,但是那日在試鏡片場,自己的手腕隨著一人走進來微微發燙。

暮雪看向來人,那人簡直就是重自己書裡走出來的,暮雪一眨不眨的盯著那人的動作,每一個表情都無比貼近於書裡的煙墨。

“你叫什麼?”

“遊準”

一瞬間,暮雪楞在原地,定定的遊準對視。

清酒拱了暮雪一下,道“想什麼呢?”

暮雪起身,端起冇喝完的酒一口悶掉,道“遊準”

“什麼?”

暮雪又倒回沙發上不斷摩挲手腕“男主,遊準”

“冇聽過這名字啊,你們這大製作用新人?”

“嗯,新人,但挺好”

清酒揶揄道“能從你嘴裡聽到挺好,不容易啊。”

“嗯,試鏡的時候驚豔了路晉江,這把路晉江有意讓他拿獎,打開戲路”

“呦,這遊準可以啊,能讓你倆同時肯定!”

旁邊的女孩忽然道“暮姐姐,你們組裡還缺女配嗎?”

清酒眼神一掃,那女孩快速低頭。

“女四還冇人選,細分不多,但挺出彩的,不在乎戲份的話,你可以試鏡看看”

女孩搖頭“沒關係的,有就很好了。”

暮雪一笑“倒是個好性子,好好磨鍊演技,總有一天可以扛起一部大製作。”

“我知道了,暮姐姐”

其他的新人目瞪口呆,果然勇敢的人先享受世界。

暮雪這會是真的上頭了,頭一陣一陣的眩暈,又撥通了電話。

鈴聲從門外響起,是暮雪剛出道時唱的一首主題曲的**部分,名字叫《不歸人》

“吱呀”一聲,門被打開,一雙黑色皮鞋先映入眼簾,往上是休閒牛仔褲,在往上純色黑短袖,本來很大眾的穿搭,但配上那一張精緻如同謫仙的臉龐就顯得很矜貴,給眾人一種身處高定秀場的錯覺。

遊準目不斜視的走至暮雪身邊,蹲下身,看著暮雪輕聲道“可以走嗎?”

暮雪迷迷糊糊看著身前的遊準,搖了搖頭,勉勵起身垂眸看向遊準,道“遊準?”

“嗯,我來接你”

“接我?”暮雪混沌的腦袋忽然茅塞頓開“我一定是打錯電話了,我想給司機姐姐打來著。”

遊準一笑,從口袋中掏出一顆解酒糖遞給暮雪“沒關係,我順路。”

苜蓿接過糖放進嘴裡,道“那謝謝你了”

“冇事”說著遊準看向一旁已經目瞪口呆的清酒道“你好,可以麻煩你幫我把暮雪送到車上嗎?我不太方便,謝謝”

清酒心道,【挺好,挺照顧暮雪名聲】

“行啊,走吧”說著便扶起了暮雪,跟眾人招呼道“你們先玩,我待會就回來”

早在遊準進來的時候,那女孩就緊握雙拳,垂眸不語,此刻道“前輩,我幫你吧”

“不用”清酒說著一轉身將暮雪放到了另一邊,這才一起出去。

暮色門口,被風一吹,暮雪清醒了不少,掙紮著站起了身道“回去罷,我冇事”

清酒看她穩穩噹噹的站著,便放下了心“那行,回去告訴我一聲”

“嗯”

上了車,暮雪輕聲道“遊準”

“嗯”

暮雪卻冇了下文,遊準側頭一看,原來是睡著了。

紅燈間隙,遊準從後座拿過毯子,披在暮雪身上,如愛侶之間的低語“暮雪”

“嗶嗶嗶”

回答他的隻有身後的喇叭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