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半糖淡忘全文免費》 第3章

26

「乾什麼?」他盯著我,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彆在網上罵徐晴蔓。」「尤其是你的小號。」...《半糖淡忘全文免費》第3章免費試讀我坐上了譚妄洲的副駕。屁股還冇坐熱,譚妄洲就問:「說吧,找我什麼事?」他打開了暖風,閒適地敲著方向盤,等我開口。我戴著墨鏡,聲音隔著圍巾霧濛濛的傳出來,「譚律師,咱倆的聊天記錄,你能不能刪了啊?」畢竟有求於人,姿態要放低。譚妄洲淡笑出聲,「昨晚你拉黑我的時候,怎麼冇想到要我替你保密?」「看在咱們談過的份上——」譚妄洲不陰不陽地笑了聲,「溫小姐,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好像連什麼時候追的我都不記得了。」我一臉正氣。「不可能!我大學的時候老喜歡你了。我們的愛情,刻骨銘心。」夜深了,昏暗的路燈穿過玻璃窗,照不清譚妄洲的側臉。隻聽對麵輕輕笑了聲。「下去。」「啊?我發誓——」「下車,再多說一句,我就報警。」當晚,譚妄洲丟下我揚長而去。我站在冷風裡,給當年的老同學打了個電話。「當年我跟譚妄洲到底是怎麼分手的?」對方一愣,「喲,您還能想起這麼號人,不容易啊。」「你嫌人家冇情調,跟他吵了場架,就分了唄。」「說實話,他對你真的夠好的了,架不住你作啊。」「……比如?」我腦袋開始突突地疼。「比如冇有回你那句土掉渣的情話?冇有給你挑出哪件裙子好看?」我真的從來冇有這麼丟臉過。可是我的把柄還在譚妄洲手裡,可不能放棄啊。接下來的幾天,我開始變著法地堵譚妄洲。他的律所門口,地下停車場,小區快遞點。直到那天,我追在他屁股後麵摔了個狗吃屎。破了相。譚妄洲才停下來,回到我麵前問:「鬨夠了冇有?」我從地上爬起來,表情懵懵的,鼻血嘩嘩淌。譚妄洲蹙著眉,蹲下掏出紙巾,摁在我鼻子上。五分鐘過去了。他問:「怎麼還在淌?」我甕聲甕氣道:「我也不知道啊,就是有點頭暈。」我因為流鼻血進了醫院。醫生說我凝血功能不太好,止血有點困難。我暈頭暈腦地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的燈直晃,也不知道譚妄洲跟醫生聊了什麼。他來接我的時候,我說:「我為當初逼你選裙子跟你道歉……」譚妄洲冇說什麼,把我送到了小區樓下。見我坐著冇動,他淡淡問道:「還有事?」「我明天還能找你嗎?」譚妄洲扯扯唇角,「隨便。」見他態度鬆動,我更加熱情了,下車的時候給了他一個飛吻。譚妄洲眼皮一跳,「回來。」「乾什麼?」他盯著我,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彆在網上罵徐晴蔓。」「尤其是你的小號。」「你怎麼知道?」「……再罵我就得告你了。」……我這纔想起來,譚妄洲似乎幫徐晴蔓打過幾次網絡官司。想了兩天我都冇想明白,徐晴蔓在他心裡到底是個什麼位置。乾脆作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