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遂建宗門

26

-

“微臣謹以惶恐之心,鬥膽上言於太後。”

沈錚錚閉目沉言:“說。”

禦史魏子清拱手向前,眉目間是浩蕩正氣,他胸口燃著信念,似隨時願為向上諫言獻出性命。

“伏惟太後聖明,臨朝稱製,然近日天象異常,災異頻發,臣深感憂懼。天災未嘗不與人事相聯,故不得不言。”

高台之上,沈錚錚居高臨下俯視對方。

不得不言,這不是很敢言嗎?

沈錚錚麵色不變,將椅邊珠串抓入手中緩緩撥動著。

魏子清:“臣以為有三事不得不察。”

“其一,天災出現,往往預示著人君失德。太後臨朝雖才德兼備,然不合常理。女子主內男子主外才為天道常理。如今太後臨朝於天理不合,故天降異災以示儆尤。”

“其二,先朝雖有女子執政之先例,然細數曆史,每逢女子當權,國是家無寧日,民不聊生。此非獨女子之過,實乃天命難違。臣請太後以天下蒼生為念,審慎思之。”

“其三,聖上雖幼,然帝王之學不可荒廢。帝宜學習治國之道,以備將來親政之需。若長隱於深宮不問世事,何以為天下之主?太後宜放皇帝出宮,親曆朝政,同時請親王輔政,以保大統,以安社稷。”

說來說去,就是書裡隻寫女子管內院,不寫女子持槍舞政,所以她這個太後德不配位了。

拿天災壓她,拿女子不該執政指責她,最後圖窮匕見,竟然讓她彆囚禁皇帝了,趕緊放出來再找個親王輔佐,您呢,就乖乖回到殿裡做個頤養天年的好太後。

可笑,處處可笑。

翡翠滿綠珠串在拇指撥動間發出細微聲響,沈錚錚沉吟,對魏子清有了隱約猜測。

她有自己蒐集資訊的渠道,知道這人不是反臣。

他不娶妻不生子,工作上極少收受賄賂,多個勢力拉攏都不曾成功,魏子清生活清貧,這人最大夢想就是當個青史留名的勇敢直臣。

如果能在直言進諫時被盛怒的帝王斬首,或自儘於朝堂之上,那魏子清真是做夢都要笑醒。

他愚忠守固,可亦有讀書人的清高與骨氣。

應該不是與人合謀,最多是被人暗地引導教唆了不自知。

是崔烈?沈錚錚回想起起青的彙報,說崔烈大將軍攜禮見了禮部尚書。

禮部尚書學識淵博,家中藏書頗多為人又大方,時常借書給同僚,魏子清更是其中常客。莫非是禮部尚書得了崔烈要求,在借還書籍時暗暗灌輸理念,催得對方當日就站上朝堂指責自己?

不無可能。

恪守自我準則的人總是引人佩服,沈錚錚欣賞為自身信念捨命的直臣,但對方硬要擋路,那她會將人銘記而後除去。

然現在還冇到這個地步,沈錚錚眼神往人群裡一瞥,百官裡幾個垂首的人似有察覺,立即向前。

“魏禦史此言差矣。”

“天地自有其道,災異之發生,非獨人事所能左右。曆代聖君遇災皆自省,未有專責於女子執政之例。若歸咎於太後,豈不悖先王德治之道?故此論不足為據。”

天地異變就是女人的錯了?曆代君王也冇見一乾旱就哭著求著要退位的。

“先朝女子執政,雖有動盪,此乃時勢使然,非女子之過。曆史上女子輔政,亦有文後、武後等,皆有功於社稷。豈可一概而論?”

啊對對,女子執政有動盪,男的就冇有了?這不是大環境不好嘛,能怪誰,太後這幾年乾得實事你又不是冇看見,要換個人來還說不定怎麼樣呢。

“且皇帝幼年,太後輔政,曆代有例。非太後專斷,實為護聖躬,使其安學治道。太後之為,出於深謀遠慮啊。”

皇帝那廝什麼性格大家都知道,怎麼就是把人囚禁了?誰家囚禁是能和遊戲嗨到半夜,下午才溜溜達達去禦花園逛街的,真要放上朝廷說不定還哇哇大哭呢。

太後勢力的朝臣們你一嘴我一嘴,壓得魏子青辯駁不及,白髮蒼髯的禮部尚書腳尖微動,似要踏步加入戰局。然有人比他更著急,一聲中氣十足的‘大人’壓製全場,那大臣拱手向前,正是先帝手足,曾被派往鎮守邊疆的大將軍崔烈。

崔烈朝高台那位太後鞠躬致歉,嘴裡卻說:“臣以為魏禦史所說不妥。”

“魏禦史之言分明說的是,天災或因人事未儘,或因天意未順。但魏禦史所言的解決方案,依臣來看隻治標,不治本。”

崔烈:“若根源不除,哪怕天和也僅片刻。”

一位崔烈派係的臣子捧哏道:“大人的意思是……”

崔烈圖窮匕見:“臣聽聞民間多傳女子執政有違天理,故天降災禍懲罰於大興。”

這話簡直是指著太後說對方不配執政。

沈錚錚冷眼看他們做戲,笑意不達眼底,她微微低頭,看著下方諸臣。

這句話之後,她能察覺到底下的暗流湧動,朝臣們都謹慎且狐疑地關注風向朝哪方飛去,以此決定自身投擲何方。

沈錚錚又看回崔烈,他這話好辯駁,但不好解。

她上位持政後做了不少土地、稅收上的改革,也收穫不少達官貴族的牴觸,又因太後臨朝的特殊性被部分保守派官員反感,更彆提權力之爭裡天生不對付的親王了。崔烈此次異動,並非是傻白甜的認為天災就能將太後拉下馬,而是藉此舉告訴所有太後政敵們:

瞧瞧,本王決定行動了,女子執政有違天理被罰天災,本王發難登基已是名正言順,朝政動盪瞬息萬變,若現在不下注,那事後得失諸君可就自行掂量了。

這幾年沈錚錚雖努力打壓、收編、創造自己的勢力,然而根基還是太短,天災這事給政敵遞了刀子,對方當然要往最痛的地方捅。

野獸被侵占領地要悍然發怒,不然隻會被當可憐可欺,遂沈錚錚嗤笑道:“將軍慎言,此話豈不責及開國皇帝?”

開國皇帝是起義軍出身,推翻前朝改革換代,登基後也曾經曆一連數年的天災,若沈錚錚有違天理引來天災,那開國皇帝呢?

她目光冷冽,穿過珠簾落在崔烈身上如有實質。

對方噎了一下,因此給另一大臣機會,新冒出來的大臣名為劉守義,是沈錚錚提上來的三品禦史,公認的太後嫡係成員。

劉守義開口便是:“豈可將民間亂賊謠傳置於朝堂之上?”

如是便直接推翻政敵的話語根基,聽聞這話,沈錚錚繃緊的背脊也略放鬆下來。

但她撇眼瞧見底下崔烈眉頭微皺,神情略顯煩躁卻並不泄氣,心中忽地跳了跳。

他安分這麼多年,憑什今日才掀桌撕臉?

思緒千迴百轉,沈錚錚想到了個不敢置信卻又情理之中的可能。她內心突然承認自己登頂垂簾聽政時仍過於天真,分明想到親王篡位的可能性,可依然放過了崔烈。

她在殺伐上太過優柔寡斷,以至對方多年養精蓄銳一露頭便想著一招製勝。

他當真認為自己猜不出他的意圖?朝堂上他已經造出能糊弄過去的大義,想必朝堂之外也做好了——兵變造反的準備。

這些年,唯有兵權是沈錚錚一直未能完全收複回來的,概因崔烈多年上陣殺敵與鎮守邊疆已在軍隊紮穩勢力,眼下能用的隻有聽從皇權的禁衛軍一係,可沈錚錚不知禁衛軍是否會臨陣倒戈,畢竟從口號上來看,一位是血統名正言順的親王,一位則是篡奪帝位的野心太後。

若崔烈今日借大義造反,打了個措手不及之仗,那自己的勝率……

係統此時叮咚一響。

【查明崔烈目的已完成,突發任務更新】

【任務名稱:大廈將傾進行時】

【任務目標:保證自身統治合法性/阻止崔烈造反】

【任務描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可歎野心遮眼,忘卻同生共辱】

【任務獎懲:成功則獲取主線進度0.05%,失敗則獲取主線進度-0.2%】

沈錚錚眉頭微挑,自認讀懂了係統的暗示。

是的,上述種種困境推演都隻限於當前場景,可惜崔大將軍不知版本已然更新,時代早就變了,現在……可是修仙紀元。

沈錚錚坐於高台看崔烈眉頭緊翹,似還要辯駁為自身登基造勢,當機立斷一拍椅身,發怒道。

“夠了!”

眾臣立即跪拜,崔烈杵在原地忍了忍,終究也伏低身子。

“太後息怒——”

她多年積威還是管點用的。

沈錚錚直起身,緩緩道:“朕明瞭諸臣的顧慮,無非是些老生常談的話題。”

這個態度不像往日太後。

朝臣們都低著腦袋,卻好似嗅到肉骨的老鼠,都嗅出政治風向的再次變動。

朝堂寂靜裡,三品禦史劉守義踏出一步,拱手道:“今日微臣聽聞一則奇事。”

沈錚錚滿意他的上道。

“說來聽聽。”

“微臣聽聞宮女太監在傳,太後昨夜似被祖先攜仙人入夢……”

劉守義斟酌著要不要把修仙一事提出來。

沈錚錚卻道了聲好。

“朕正要說起此事,昨個夜裡,先祖朝朕歎道大興不幸,說祖孫不爭氣,竟都不如朕一人管用。”

一片嘩然。

連劉守義都驚懼不定地僵在原處,不知該不該接話。

沈錚錚垂眸望百官。

“先祖體諒朕體弱,竟讓仙人傳授仙法一則,還稱仙法不可外傳,朕隻可授予往後的門內弟子。但朕想,何謂門內弟子?興朝王土不皆為朕的領土,都皆乃朕的子民,可轉念一想,先祖囑咐又不可違背……”

沈錚錚抬起右手,回憶老者當初的風範,甩袖丟出一把珠串,她揚指輕點。

翡翠滿綠珠串在眾目睽睽下跌到在地,隨後緩緩亮起光芒。

負在身後的手掐起聚靈術,靈氣源源不斷湧入體內。

那光芒起初隻是熒熒微光,彷彿珠子內自然散出的,但隨著太後一聲亮,光芒刹那間起盛,竟如猛獸翻身,白光吞噬串珠已無法再看清形體。而後珠串受無形靈力托舉,緩緩上浮,飄至大殿正空。

耀眼,璀璨,如太陽般奪目。

此乃神蹟,百官們戰戰兢兢,欲看又怯。

沈錚錚藉此機會打開係統點擊宗門,宗門介麵一被打開,偌大的資訊量就撲麵而來,像是進入遊戲前官方強迫你看的合同說明,密密麻麻,各類附加說明、免責條款數不勝數。

這些昨夜早細細看過,她藉著處理國事鍛鍊出來的速度,一一點擊確認,又在浮現出地圖上快速圈出興朝國土,隨後將其擱置在側備用。

百官依舊在驚異這憑白髮光漂浮的珠串,唯崔烈垂頭掩飾自身神情,餘光瞥見那道白光,他幾乎目眥儘裂。

怎麼會,這怎麼會?

冇想到會蹦出個玄幻修仙吧,沈錚錚心中得意,麵上仍喜怒不顯,她慢條斯理地坐回椅內,繼續道:“朕可憐興朝,憐憫眾生,不願獨享長生,遂——”

地圖上,囊括興朝所有好友的邀請麵板靜靜懸浮,確認按鍵就在眼前。

沈錚錚目光沉沉:“遂我願以興朝為界,就此創宗立派。”

鐺——

無名鐘聲從四麵八方敲響,層層回疊,空靈而又肅穆。

它不來自現實,竟是從腦海裡傳來。

朝堂百官或是單純狂喜,或是麵露驚異,或是神色駭恐。

皇宮內,洗衣的小宮女抬起了頭,抬轎行走的小太監差點踩錯了腳,小皇帝捂著腦袋哭泣鐘聲吵鬨,卻冇有人再來得及顧及。

京城裡,榮州內,大江以南,大江以北,邊境……

整個興朝所有聽聞過太後翻身戲曲的平頭百姓,所有知曉太後雷霆手段的商官權貴,通通揚起了腦袋,他們驚異地望著天,像是透過這層蒼藍望見了太後俯瞰的雙眸。

或者神明的雙眸。

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們隻聽見層層疊疊的鐘聲後,是一道怪模怪樣的嗓音,冰冷,無情,冇有人味。

那嗓音在說:“您收到了一則沈錚錚的邀請——”

沈錚錚在忙著用意念填寫邀請詞,係統說隻能寫二十個字以內,還包括標點符號。

她想了想,寫下一句:

“修仙之門今始開,各路英雄豪傑,可願同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