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六詐屍了

26

-

一道骨仙風的老者站於講台上,垂目望她。

“竟是先天道體,這次的苗子倒是非常好。”老者如是感慨道。

沈錚錚不明所以,但心中還是略驕傲地挺起胸膛。

老者抬手輕指:“坐。”

順著指向朝下望去,沈錚錚疑惑坐到地麵的蒲團上,想了想,她又將開叉坐改為盤腿坐。

老者自是滿意點頭,似乎覺得孺子可教也。

“吾知汝為何而來。”老者淡淡道。

沈錚錚麵上沉著,私底卻好奇打量對方張合的嘴唇,憑她簡單的唇語可以讀出對方用得並非是興朝語。

是係統有某種轉換語言的能力嗎?

老者仿若不察,一心講道:“修仙之人首重心性,心若不淨仙法難成,汝當自省,以心觀心。”

沈錚錚斟酌道:“弟子受教。”

“好,那吾便傳汝練氣之法!”

老者猛一抬手,袖袍隨動作翩翩揚起。

沈錚錚隻覺那指尖朝自己額間遙遙一指,無數陌生知識竄入腦中,如何打坐,如何感應、吐納、轉換天地靈氣通通在暈眩裡化為自身能理解的文字。

她來不及一一分析,隻知道老者在傳授知識順道打了一息靈氣進入體內,自己要趁這份機遇趕緊引氣入體。

天地靈氣,有清有濁,取其清而棄其濁,方能築成純淨靈力。

刺痛的腦海裡,沈錚錚隻抓住了這條知識。

她努力讓自己靜心,忘卻疼痛雜念,一心專注體內的變化。

老者於案台上點了一柱香,專注看著沈錚錚引氣入體,呼吸間,線香慢慢燃燒,已落了些許香灰在案台。

“咦?”老者詫異。

沈錚錚聽見對方自言自語道:“竟是吾看走了眼,不是先天道體而是混沌之體嗎?”

十息過後。

老者又開始喃喃:“竟是吾看走了眼,不是混沌之體而是五行靈體嗎?”

再是十息。

老者歎氣:“竟是吾看走了眼,不是五行靈體而是……”

彆、彆再降級了!

沈錚錚總算明白這係統機製還是遊戲那一套。引氣入體相當於個小遊戲,她獲得的體質獎勵與用時多少掛鉤,用時越多獎勵越差。

眼看著自己的先天道體一路下跌,沈錚錚不知氣從何起,隻覺心口怒火高照,某種一直鬱結擁堵的東西霎時間化作虛無,靈氣瞬間通暢了。

老者的歎氣也戛然而止,喜笑顏開:“吾就道是天靈根。”

看來她的修煉體質就定為天靈根了。

沈錚錚嚥下苦楚,笑向老者:“弟子不才,欲請教天靈根為何物?”

老者樂嗬嗬解釋:“靈根天成,即為天靈根。得之者修行可一日千裡。”

也就是說像個靈氣吸塵器,能比常人更快速地吸收靈氣。

有比冇有好,沈錚錚安慰自己。

似心情極佳,老者悠悠感慨道:“好呀,又是一名青年英才,要知修仙界如今代代式微,吾上回見如此資質,還是催山三十二年那個謝姓小子……”

催山三十二年?謝姓小子?

這聽上去頭頭是道,不像假話。沈錚錚心懷疑慮,係統裡的這老者究竟是虛擬人物,還是現實裡確有其人?

老者依舊沉浸在過往裡:“謝什麼來著,哦,謝躍安。”

他伸手撫了撫白鬚,誇讚道:“謝躍安乃靈墨之體,對符籙一道很有見解,若吾還在,你倆或可互稱師兄妹,隻可惜啊……”

雖暫時不得解,但沈錚錚仍暗自記下關鍵資訊,一併把謝躍安這名字記在腦海,她正想藉此詢問更多修仙界情形,卻見麵前老者容貌模糊,四周景物快速後撤,恍惚間似跌入一片黑霧裡。

“太後……”

“太後!”

她睜開眼。

四周佈局已然變樣,不是禦書房,看那雕刻繁複的熟悉花紋,大抵是自己床榻。

床簾被拉開了,大宮女起青舉著火燭,幾乎半個身子探入內裡,滿臉擔憂。

“朕怎麼了……”

沈錚錚扶著腦袋坐起身,驚異地發現自己身子竟輕快許多。

“太後在禦書房昏睡過去了,太醫們看不出症狀隻說無事,奴婢便先帶太後回床歇息。”

起青小心翼翼將火燭物歸原位,又解釋道:“後又見太後夢中似有囈語,喚了幾聲看皺眉不醒,奴婢便鬥膽以火光晃醒太後。”

拿光源刺激昏迷的人,是一種民間流傳手法。

但拿火燭入帳還是危險的,所以起青也立即下跪道歉:“請太後處罰奴婢。”

“無妨。”沈錚錚抬手示意宮女起身,寬慰道:“當初地震,你以自身保全朕的救命之舉朕牢記在心,本該要你多歇息幾日的……”

起青又是行禮:“奴婢得了那麼多賞賜已是足夠,身子也並無不妥,起青想侍奉太後身側,請太後不要讓奴婢歇息了。”

沈錚錚半是無奈地笑笑,不敢再堅持,關心完起青,她的心思又飄到了係統身上。

怎麼說呢,實在有些頭疼,冇料到自家係統竟不附帶時停功能,當沈錚錚進入修仙之路時就似靈魂出竅,身體會被拋在原地且冇有任何自保能力。

打開介麵是不會造成影響的,感覺隻是因為在係統裡修煉纔會這樣,看樣子以後進入係統前,得先安頓好身體。

“太醫既然都說無事,那昏睡想必隻是近日累了,你出去吧。”沈錚錚剛要把起青打發出去,很快又改了口:“且慢,你拿一麵鏡子來。”

大半夜照鏡子?

大宮女起青麵色不變,喚來另一位宮女起鈞端來銅鏡,又多點四根蠟燭提高照明,然後與起鈞一同分彆陪在太後兩側。

沈錚錚對著銅鏡細細端詳。

果然有變化……

修仙係統的個人資訊麵板裡,關於她的修為是這樣寫的:練氣期五層(提升中)。

根據老者給予的知識,練氣期特點是壽命可穩定達到百歲,身體比凡人略強壯,三層以上可施展低階法術和靈器符籙,仍未脫離凡人範疇。

沈錚錚前十幾年的宮鬥生涯裡落了不少病根,加上歲數漸長,這具身體也開始顯現更多力不從心的病痛。

但今天,尤其是現在,她感覺卻從所未有的好。

連帶著銅鏡中已有暗斑的肌膚,都透著股年輕氣壯的飽滿紅潤。

難怪古代帝王都癡迷求仙之術呢。

一旁的兩位宮女也看出些端倪,起青性子穩重,對要不要拍馬屁略顯猶豫,但起鈞冇有這些彎彎繞繞,當即開口誇讚。

起鈞:“太後,您現在看著可真年輕!”

這話說得多少有些缺心眼。

起青連忙找補:“起鈞意思是太後天生麗質向來不顯老態,隻今日更顯出色。”

沈錚錚被她倆逗樂了。

見太後心情好轉,起青又陪著逗笑了會兒,才蹙眉作躊躇之色。

沈錚錚心如明鏡,問道:“說罷,朕昏睡時可有事情發生?”

她覺得不該再是天災了,若頻率真如此密集,興朝也不用等到修仙界來了再覆滅,直接就葬在天災裡了。

果然,起青說得是另一件事:“今夜崔烈大將軍攜禮見了禮部尚書,起風底下的乞兒偷摸見到了,連忙來報。”

“哦?”

她話未道完,耳邊叮咚一響。

【突發任務已更新】

【任務名稱:大廈將傾】

【任務目標:查明崔烈目的】

【任務描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可歎野心遮眼,忘卻同生共辱】

【任務獎懲:成功則獲取主線進度0.05%,失敗則獲取主線進度-0.2%】

崔烈還有什麼可調查的?

看看這描述,他那狼子野心沈錚錚用腳趾頭都能猜到,心裡腹誹冷笑,沈錚錚麵上卻顯平常,隻歎道:“他既有動作,便是要朝我發難了。”

太後私底下偶會以我自稱,起青起鈞見怪不怪,隻順著太後思路往下想。

起鈞想了半天,想不出所以然,仗著太後寬厚直言問道:“崔將軍怎麼敢朝太後發難?”

“他怎麼不敢,他可是現今唯一能當攝政王的親王。”

沈錚錚對兩名親信也不藏話,半是教導半是回憶地諷道:“先帝病逝時他還在苦寒邊境鎮守匈奴,等知曉訊息匆匆趕回後,時機已失。先前座上兩名攝政親王一死一病未嘗冇有他的手腳,卻不曾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讓我撿了便宜。”

其實長久以來,沈錚錚都能感受到對方覬覦身下這張椅子的目光,黏稠濃鬱,充滿渴求。

她原以為對方有自知之明才撒手不理,如今看來倒是愚善,行了放虎歸山一事。

起青若有所思:“所以他多年安分未免不是在潛伏,如今有動作,怕是覺找到太後的錯處了。”

錯處,沈錚錚想了想,近日最大的事件便是全國性的地震天災,崔烈會如何將天災和自身捆綁起來呢。

揣摩間,她決定留個後手:“我今夜入夢,似見先祖攜仙人而來,說是為興朝考慮,特傳我修仙之術。所以……”

起鈞瞪大了眼睛,信以為真。

起青卻明白道:“先祖保佑,太後定是被先祖寄予厚望。”

沈錚錚笑了笑。

有起青這句明白在,無論今夜有多少人知曉此事,但隻要明日天光大亮,保管京城裡都會流傳這先祖入夢顯靈的故事。

至於這件事又能被弄出多少水花,就是沈錚錚的本事了。

更何況這還不算造假,因為修仙這事,它是真的啊!

沈錚錚讓起青二人撤走鏡子去歇息,自己則迫不及待地上榻拉緊床簾。

她先測試了下,發現打開和進入係統都不會陷入靈魂出竅狀態,隻有像方纔眼前晃過白霧,好像掉進什麼場景時纔會失去控製身體的權力。

沈錚錚心下稍安,閉目再次沉入修仙係統。

她本想去看看宗門有冇有被點亮,卻發現那條從山頂鋪到山腳的蜿蜒小道竟然多了新東西,路旁立了間帶頂的開放式亭子,牌匾是:聽法台。

聽法台,似乎是聽前輩傳授法術心得的地方。

沈錚錚猶豫片刻,決定全都要,她打算先去修仙之路,接著是聽法台,最後纔是最重要的宗門,但冇想到這次貪心地再進入修仙之路,剛打了個照麵,白鬚老者就一甩袖把人彈飛出來。

並放言:“丟人小輩,未到練氣期大圓滿就敢入殿。如此急躁,難成大器!”

沈錚錚盯著修仙之路,想起自己被彈射起步的飛翔感,終究認了這句指點。

她拍拍屁股,轉頭就奔向聽法台,不料一進去又迎麵彈框。

沈錚錚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目前能學的法術清單。

練氣五層能學的法術隻有三種,分彆是輕身決、聚靈術、喚明術。

其中輕身決是讓身體變輕,提高靈活性和敏捷度。

聚靈術是加快吸納周圍靈氣,加速修煉。

唯一能人前顯聖的隻有喚明術,一種聚攏光線提供照明的小把戲。

沈錚錚覺得真是打了瞌睡就來枕頭,她正愁怎麼把修仙的事鋪墊出去,有了法術就能當作驗明修仙真身的殺手鐧了。

若是明日上朝親王崔烈敢借天災起事,把她逼急了,就掏出喚明術來個‘太後朝廷當眾發光,竟是通達上天旨意’的大新聞。

聽法台裡也設有語言翻譯,每個前輩老師來來去去,在台上自由宣講個人心得,當沈錚錚點擊對應法術,似乎就像當眾提了個問,立馬就有好心前輩挨個上台講解法術要領。

多位名師一對一教學,沈錚錚立刻吃通要點掌握要領。

這樣聰明的弟子好像讓眾名師很高興,都覺自己教學天賦格外出色,於是還時不時脫離課綱講了不少課外小故事,上至超綱知識點,下至修仙小八卦,聽得沈錚錚津津有味。

而這其中又有謝躍安的大名,說他在符籙之道上一日千裡,是稀世之才。

聽得沈錚錚帝王獵才之心升起,就像前世玩遊戲集卡湊圖鑒,她總想把所有人才一網打儘,但轉念一想,這個人不在她興朝地界內,一時又頗感遺憾。

後來,沈錚錚還特意研究了下終於開放的宗門內容,看得是兩眼放光,當即摁下決定暫時不動,卻已然想好該怎麼使用。

“我宗門的開啟,理應有個盛大開場。”沈錚錚自語道,嘴角忍不住揚起笑意。

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

北京時間四點,寅時,起青起鈞等宮女照舊掀簾喚醒太後,虧得修仙了,沈錚錚分明熬了個大夜此時卻還精神奕奕。

洗漱更衣後,她披上朝服還未吃一口早餐,也冇來得及再進係統看看,就直接上了朝堂。崔烈既特意夜訪朝中重臣,再結合係統釋出的突發任務,他定是想好了出招,故今日必然有番苦戰。

但今時不同往日,沈錚錚心裡現藏了把雀躍的火,隻待哪個不長眼的讓這星星之火燎原。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