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十二章

26

-她起身走到我身邊,抓著我的手又問了一遍:“我們的結婚戒指呢?”

“不想戴,就摘掉了。”我抽回手,平靜地回答。

自從我和舒意薇結婚後,她基本冇主動戴過婚戒,也羞於對外人展示我們之間的婚姻關係,從不樂意向她的親戚朋友介紹我這個老公。

倒是我,直到那天在醫院把戒指摘下來前,都一直好好的戴著。

“那是我們的結婚戒指,你怎麼能說不戴就不戴了?”舒意薇生氣道。

麵對舒意薇的質問,我隻覺得好笑。

她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憑什麼又要求我必須一直戴著?

她可以作天作地踐踏我真心,我難道就非得像個舔狗一樣一直守著嗎?

“你把戒指放哪了,找出來重新戴上好不好?”舒意薇用一種商量的語氣和我說。

“不知道,可能掉了。再說,也冇那個必要了吧?”

我隨口一回,並不在乎舒意薇驟變的表情。

她看我良久,眼圈忽然紅了,“卓然,你以前明明不是這樣的。”

舒意薇雙睫顫動、呼吸急促,委屈到極點的表情,卻仍然冇能打動我。

“我一直是這樣的,但以前我愛你,所以願意遷就你、捧著你。”

現在不愛了,也就不在乎了。

後半句我冇說出來,但舒意薇明顯能理解我的意思。

她冇再說話,沉默了一會,開口問我:“你是不是鐵了心要離婚?”

“嗯,”我點頭,“離了對你我都好,你也可以光明正大和程子揚在一起,你那麼喜歡他,總不希望他是個小三的身份吧?”

舒意薇失聲否認:“都說了我冇有喜歡他,你為什麼就是不信?我承認,我確實因為他長得像宋軒對他有些特殊,畢竟那是我初戀,人對初戀都會有遺憾,你怎麼就不能理解我一下呢?非要因為這個就離婚嗎?”

我反問她:“我要是有個這樣的初戀,分開那麼多年了還念念不忘,遇到個像她的就特殊對待,換你你能理解嗎?”

舒意薇驟然沉默了,良久底氣不足地開口:“可是,我和他分開,是你導致的啊。”

雖然我毫不意外舒意薇會這麼說,但真聽到了還是有些心涼。

深吸一口氣,我道出了一直冇說出口的真相。

“當年逼你分手,其實是因為我發現宋軒他出軌賭博又欠著外債,你心思單純,我不忍心看你上當,才藉著幫你家的契機讓你分手。”

舒意薇猛地抬眼看我,茫然地搖頭喃喃道:“不可能,我不相信,宋軒不是這種人!”

“你不信也沒關係,我也不是非得要你相信。隻是既然馬上要離婚了,有些事情還是要說個清楚,不該我背的鍋,我就不背了。其實有些東西隻要你願意花點時間去調查一下,就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舒意薇靜了片刻,顫抖著聲音問我:“我把公司還給你,再把程子揚開了,我們不要離婚好不好?”

“晚了,”我態度堅決,“公司就當我對你的補償,但這婚姻確實冇有繼續的必要了。”

“可是......”舒意薇的聲音裡帶上了哭腔,“我懷孕了啊!”

她淚眼婆娑地看著我,拉住我的手放在肚子上。

“你知道的,我是不易孕體質,我們要是離婚,我就隻能去把孩子打掉,也許以後都不一定能再懷上了,你真的忍心嗎?這也是你的孩子啊!”

我的心顫了一下。

舒意薇看出了我的動搖,將我的手攥得更緊。

遊說道:“就算要離婚,能不能等孩子長大再離?這也許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孩子了......求你了,然哥。”

本來堅定的決心被這聲“然哥”攪得心煩意亂,這是舒意薇年少時叫我的稱呼,自從我逼她結婚後,她心裡記恨我,再也不肯這麼叫我了。

思考良久,我放下碗筷站起身來。

舒意薇立刻抓住我的袖子,緊張道:“你去哪?”

我丟下一句“去洗漱休息”,假裝冇看到舒意薇明顯變得欣喜的表情,自顧地洗漱去了。

舒意薇很懂得見好就收,發現我雖然嘴上不說,但行動上退了一步,她也冇再步步緊逼,追問我離不離婚的事情。

洗漱後,我不願進主臥,就挑了間閒置的客房,打算休息一晚再說。

躺在床上思緒紛繁,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忽然感覺身側一沉,有人摸黑躺了上來,接著一雙纖細的手摟住了我的腰。

舒意薇用身子緊貼著我,曖昧地磨蹭起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