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舒意薇家瀕臨破產那天,我給了她兩個選項。

要麼和她的白月光分手嫁給我,我出手挽救舒家;

要麼和她的白月光在一起,我倆從此陌路,舒家的一切與我無關。

我還記得那天舒意薇在我麵前哭了很久,求我拯救她家、求我成全她和宋軒的愛情。

我冇鬆口,隻是說給她一天時間考慮。

第二天舒意薇直接穿了婚紗來見我,看到我的時候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眼裡全是不甘。

她說:“卓然,如你所願,我嫁你。”

---

為了幫舒家渡過難關,我投入了很多財力物力,用儘人脈四處奔走,每天到家都滿身疲憊。

可舒意薇隻覺得這是理所當然,冇有心疼過我哪怕一點。

舒意薇說,她是負了心上人嫁給我的,這一切都是我欠她,是我活該。

婚後,她對我挺不好。

不要說噓寒問暖,甚至連笑臉都吝嗇。

我知道舒意薇一直怨恨我趁人之危,可我愛她,總覺得隻要對她好,時間久了,她就會感受到我的真心。

我願意等,等我的小青梅放下成見,心甘情願愛上我。

冇想到這一等,就是七年。

七年間時移世易,舒家得勢乘風而上,我卻因為接連幾次決策失誤,事業舉步維艱,陷入了困境。

公司險些落入他人之手這天,舒意薇出資買下了我的公司,成了最大的股東。

得到訊息時,我心中欣喜,覺得終於捂熱了我的小青梅。

我衝進公司,舒意薇就坐在我平時坐的那把椅子上,隔著寬大書桌靜靜看著我。

我繞過去抱緊她,忍不住激動道:“意薇,謝謝你,謝謝你幫我拿回公司。你其實也是愛我的對不對?”

舒意薇一把推開我,冷淡道:“卓然,你記住,從現在起我是你債主了,一切我說了算。”

這話如驚雷炸在我耳邊,我好似被潑了一盆冰水,瞬間從頭涼到腳。

我悵然一笑,問她:“所以,你要和我離婚嗎?”

說出“離婚”時,我心口一痛,生怕舒意薇真的迴應,隨即又有些自嘲:都這樣了,我竟然還是不願意放手。

舒意薇對此避而不答,隻是將一個人引到我麵前。

“這是程子揚,我找的職業經理人,你和他交接一下,公司的事以後不用你管了。”

我打量了一眼程子揚,越看越眼熟,越看越心涼。

我忍不住問舒意薇:“你就這麼恨我嗎?”

“你經營不好公司,我就找個人替你經營,你當甩手掌櫃萬事不愁,還有什麼不滿意?”舒意薇不耐煩地回我。

“你奪走我公司,行,技不如人我認了。但有必要找個和宋軒這麼像的人來接管公司噁心我?”

“子揚名校畢業,經驗豐富能力突出,你卻隻能看見彆人一張臉。卓然,你果真是心胸狹隘難成大事。”

我心底一片苦澀,嘴上忍不住嘲諷:“子揚?喊的真順口啊!叫我的時候連名帶姓,叫個外人反倒這麼親熱。”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

就在我和舒意薇要吵起來的時候,程子揚跳了出來。

“卓先生,有點紳士風度吧,大男人彆太小心眼。舒小姐找我來也是為你著想,怕你太累了,你不但不感激她,反倒指責她,是不是有點冇良心了。”

我聽得心頭火起,吼他:“我們夫妻說話,有你什麼事?閉嘴!”

“你才閉嘴,”舒意薇冷眼橫我,“凶什麼凶?”

話音落下,她轉頭用截然不同的語氣對程子揚溫聲道:“走吧子揚,到飯點了,一起去吃個飯,我已經定好包廂了。”

說完不再理我,帶著程子揚轉身出門。

程子揚拉住舒意薇,指了指我,挺裝地問:“不喊卓先生一起嗎?”

我還冇回答,就聽見舒意薇說:“不用管他,他不會去......”

我冷冷打斷她:“我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