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獸世種田:反派崽崽超粘人極佳劇情》 第16章

26

名字是《獸世種田:反派崽崽超粘人極佳劇情》的是作家魔溟星的作品,講述主角司嫣北霽的精彩故事,純淨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獸世種田:反派崽崽超粘人極佳劇情》第16章免費試讀

泰森喃喃道:“一日之內,往返萬獸城取聖火?”

“泰森……”村長握緊了泰森的手。

泰森是紅晶獸人,是岩鄉部落最強大的勇士,是岩鄉部落的希望。

銀狼泰森立刻道:“三叔,我這就起身去萬獸城。”

村長直搖頭:“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

司嫣從後山小樹林裡回來的時候,就聽到了一陣一陣的狼嚎。

急促的狼嚎像是某種召喚之音,讓司嫣感覺些微不安。

她立刻跑回了自己的洞窟,找到了洞窟裡的幾個崽崽。

司嫣看了一圈後,冇有看到東赤,皺眉問:“東赤呢?”

東赤那個崽崽,正骨後還冇有幾天,儘管司嫣也察覺到這個崽崽的恢複力很強,但是現在也依舊還不能動。

南墨依舊躲在石頭後麵,西青冷著一張臉。

“現在彆鬨。東赤才正骨不久,如果現在就動,骨頭會再一次歪掉,就白正骨了。”

北霽萌噠噠地上前,他仰著嫩白的小臉奶萌奶萌地說:“孃親,大哥不見了。”

“不見了??”

司嫣觀察了一圈,冇有看到掙紮的痕跡,她心中起了一陣陣怒意道:“斷手斷腳也要離開我,真的是我的好崽崽。”

北霽立刻寬慰司嫣道:“孃親,大哥不是這樣的,他肯定不是要離開我們的!”

司嫣安撫地摸了摸他的小腦袋。

實際上,她能夠體會東赤對她的恨意。

她無法控製所有的崽崽,他要走她也攔不住。但是現在不行。

司嫣冷著臉道:“東赤的手腳才固定好三天。如果現在挪動,恐怕真的廢了。南墨身體冇恢複好繼續在家養傷。西青,北霽,你們負責把他給我帶回來。”

北霽立刻點頭:“好的孃親!”

西青表情淡淡,被北霽拉著手就往外走。

“等等。”司嫣喊。

兩個崽崽回頭。

司嫣問:“外麵的狼嚎是怎麼回事?”

北霽轉過身,小小的臉望著司嫣:“孃親,岩鄉部落的聖火熄滅了,村長下令召喚外麵狩獵的雄性回來。大家在尋找一個可以點燃聖火的辦法。”

說到這個,三個崽崽整齊劃一地看向司嫣。

他們知道,司嫣擁有點燃火的能力,她可以點燃聖火。

但是這件事情太大了,所以他們就不會往外麵說。

司嫣愣了一下:“聖火?”

北霽猜到司嫣不懂,於是解釋:“部落裡的獸人不會生火,聖火是岩鄉部落唯一的火種,通常都是岩鄉部落的勇士不間斷的守衛保護著,保持它經久不滅。其實在部落裡,也隻有需要十分重要場合纔會去請聖火。”

唯一的火種?

司嫣忽然明白了。

這個時代的文明,還冇有到想要火就能擁有火的地步。部落裡隻有一個火種,需要火的時候,才能過去引火來用。而現在,火種熄滅了。

司嫣看著三個崽崽的小臉,道:“部落裡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我們先去把東赤找回來!”

西青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小臉拽拽的。

北霽朝著司嫣點了點頭,拉著西青就出去了。

司嫣無奈地歎了口氣,根據東赤對她的排斥來看,她自己肯定是找不到東赤的。

先讓崽崽們找找試試看吧。

司嫣忽然想起剛來這個世界的時候,她也是一天天的在找西青和北霽。

這真是,養了一窩有反骨的崽崽。

這都是什麼事啊!

司嫣看是默默收拾著山洞來。

外麵的狼嚎不斷,嚎得人情緒緊張。

熊奈氣喘籲籲地跑到了山洞前,大聲喊:“司嫣,你在乾什麼呢,村長喊大家集合,雌性也要過去!”

司嫣放下了手中的笤帚,眼尾掃了一眼躲藏著的南墨的方向,跟著熊奈走出了山洞。

山洞外麵一片鬧鬨哄的,聖火熄滅的訊息席捲整個岩鄉部落,部落裡一片死氣沉沉。

司嫣左顧右看,熊奈小聲說:“聖火就是大家的精神靈魂,聖火熄滅,大家都跟失了魂一樣似的。”

“聖火這麼重要嗎?”司嫣不懂。

熊奈道:“你不知道嗎?聖火是獸神大人的恩賜。萬獸城大祭師說,擁有了聖火洗禮的崽崽們才能健康長大,擁有了聖火的保護部落才能長久生生不息。”

說完,熊奈又小聲說:“聖火熄滅後,部落將走向衰亡。”

“哦。”司嫣點點頭。

熊奈有些氣悶地對司嫣說:“我都這麼說了,你怎麼都不擔心呢?部落衰亡對部落裡的每一個獸人都冇有好處,尤其雌性,我們雌性冇有戰鬥能力,野獸都打不過。部落如果衰亡了,我們也躲不過。”

司嫣無奈地笑笑,轉頭對熊奈道:“火,說到底也就隻是一種工具罷了。”

熊奈又氣又急道:“你在說什麼胡話呢。火可是最神聖的存在!司嫣,你現在是不是還是瘋瘋癲癲的腦子不清醒?”

司嫣無奈地看了她一眼,隨後到了岩鄉部落獸人聚集的地方。

岩鄉部落裡四百多個雄性獸人,眼下已經到了大半,還有雄性獸人陸陸續續趕到中。

雌性獸人十七位,幾乎每一個都是被雄性簇擁著,就連熊奈,也是剛一到就被好幾個雄性獸人圍了起來。

司嫣也大概分辨出來了,那是熊奈的雄性。

司嫣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那裡,身為一個雌性,顯得非常特彆。

村長抬頭看了眼身邊的銀狼獸人,順著銀狼獸人的視線又看了眼司嫣,他低聲詢問泰森:“泰森,你想和司嫣交配?”

這句話如果被司嫣聽到,一定會因為獸世的開放而聾了耳朵!!

泰森回神,英俊的雄性憨憨一笑:“三叔,彆瞎說。”

部落裡的獸人本來就不多,最強最帥的雄性泰森,跟最醜最瘦冇人要的雌性司嫣求偶,結果被拒絕了!

這樣的故事冇有人不喜歡聽。

於是泰森向司嫣求偶後被拒絕的訊息早已傳遍了整個岩鄉部落。

住在岩鄉部落角落的司嫣是岩鄉部落裡一個特彆的存在,明明是個雌性,也能繁育後代,然而又黑又瘦又小又醜,一直以來都冇有一個雄性願意和她結侶。

部落一直養著她,卻也嫌棄她,也有很多的獸人一併嫌棄她的蛇獸人崽崽。

隻是,最近的司嫣似乎發生了一點變化,她開始履行一個雌母的責任,她為了崽崽的蟲子病奔走,並將東赤和南墨接回了家。

說實話,哪怕是村長也對她有了一定的改觀。

但是,泰森是岩鄉部落近百年來唯一一個激發了異能血脈的雄性,他是岩鄉部落的希望,他的雌性是絕對不能隨便定下的。

村長審視了司嫣一番之後,又看向了另一旁的熊奈。

比起司嫣,村長覺得熊奈這個看起來十分健康的強壯雌性才更適合村子裡最勇猛的勇士。

然而就在這時,泰森卻主動一躍,直接躍到了司嫣身後。

強大的存在讓司嫣緊張地全身緊繃,她控製住自己,緩緩回頭,抬起滿臉麻子的臉看向了這個銀狼獸人。

“有事?”她問。

“我是泰森。”銀狼獸人冷峻著一張臉,“你這裡冇有雄性,我奉村長命令過來保護你。”

村長:“……”我冇有下過這樣的命令啊!

那次泰森向她求偶的時候,司嫣著急北霽的病情,也覺得上來直接要求交配的風俗實在有些可怕,所以看也冇看來人就直接拒絕。

所以對於司嫣而言,這一次是她和泰森的第一次見麵。

“保護?”司嫣默默地看了這個銀髮帥哥一眼後,又看了看不遠處被雄性簇擁著的雌性們,想著這可能是什麼她不知道的部落的規矩。沉默了一會。算是接受了這個設定。

司嫣不知道,就這一默認,讓岩鄉部落的其他雌性,嫉妒壞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