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她輕輕撫摸著大石頭,神色從探究開始變化,接著,她欣喜若狂!

雖然感覺隻有一絲絲,但是的確作用在了她的異能上麵!!

這是為什麼?司嫣不懂。雖然不懂,但是不影響她藉著這個大石頭修煉!

她站直了,閉上了眼睛,嘗試尋求方法主動吸收這個暗紫色大石頭的力量。

力量毫無阻礙地進入了她的身體,能量比末世晶核還要精純!

這一發現徹底震驚了她,她閉上了眼睛,開始努力細細吸收。

吸收了好一會兒之後,司嫣微微蹙了蹙眉。

她發現,她無論如何吸收,隻有手掌上那接觸的部位能吸收力量,且能量的吸收速度,和她如何努力,冇有關係。

那和什麼有關係?

司嫣遲疑之中緩緩收回了手,收回的時候,她發現,手掌的接觸麵越少,她吸收的能量就越少。

司嫣突發奇想。她用這個大石頭修煉的方法,會不會和皮膚直接接觸麵有關?

想到這裡,她上前一步做了個實驗,她用自己的小臂皮膚貼上了大石頭。

下一刻,果然讓她感覺湧到自己身體裡的能量變多了一些。

真的和皮膚接觸麵有關??

司嫣激動壞了!她整個人貼了上去。站著貼太累,她乾脆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直接睡在了大石頭上。

一邊感受著一絲絲修煉的力量,司嫣幸福地打滾。

修煉好舒服啊,她感覺自己的空間似乎都從1個立方擴充到1.5個立方了。

再吸收吸收!

司嫣翻了個身,呈現了個大字,將大石頭抱得更緊。

她貪婪又愉悅,開心又滿足。

吸收了不知道多久,轟隆轟隆,咕嚕咕嚕的聲音在她耳旁響起。

打雷一樣的動靜讓她無法忽視。

然而,就在她準備探查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司嫣再一次感受到了空間的擠壓!

“臥槽,又來?!”司嫣還冇享受夠,空間波動,突然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司嫣消失,空間裡薄薄的霧氣突然變得濃厚。石頭裡咕隆咕隆的聲音變得更加劇烈!

忽的,石頭開始變形,巨大的暗紫色森蚺尾巴甩了出來,巨大的暗紫色森蚺腦袋頂了出來,巨大的森蚺雄性睜開了眼睛,眼裡是迷茫的一片紅色。

緊接著,咕隆咕隆的聲音更加響了!

巨大的森蚺蛇獸人向前一步,緩緩之間,一個一頭暗紫色長髮,不正常的紅色眼睛,神智似乎有幾分不清醒,卻又異常妖異帥氣的雄性獸人頹然地出現在了這詭異的山洞裡麵。

“餓,好餓……”

……

山洞裡的東赤睜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已經整整一夜,南墨走到了東赤身邊看著他。

西青和北霽冇有被拋棄過,不懂得東赤心裡的難受,可是南墨懂得。

南墨張開嘴巴,啊啊了幾聲,然而東赤冇有迴應。

南墨眉眼低了低,他一個獸單獨離開了洞穴。

南墨一個人走在路上,微微低著腦袋,黑色的髮絲遮住了他的前額。

不知不覺之中,他來到了熊柔家門口。

他不是孃親心裡那個善良的孩子,熊柔一家人欺負了他,他的兄弟,和他的孃親。而且看熊柔的表情,是一定會報複回來的。

他一定要做點什麼讓她冇有辦法找他們的麻煩。

正想著,南墨看到了熊柔家的幾個雄性正在處理肉食,他們將放久了的肉食割到一邊雄性們自己吃,而給熊柔的食物,是單獨留出來的新鮮的。

南墨剛準備做些什麼的時候,他忽然聽到一旁的熊柔和她的雄性們說話的聲音。

熊柔咬牙切齒:“弄死她!弄死司嫣!!”

“司嫣活著,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不想生崽子!!”

“你們如果想讓我給你們生崽子,就弄死司嫣!!誰弄死司嫣,我下一胎就給誰生!”

南墨鄙夷地唾棄了熊柔,熊柔的雄性那麼多,乾活的事情也冇少做,可是到頭來也隻有一胎而已。論生育力,她完全比不上隻有一個雄性的孃親。

而“下一胎給誰生”這個條件她也用過無數次了,也冇見她生得出來。

熊柔的雄性小心翼翼地道:“雌主,那個司嫣,她有泰森撐腰……不好惹。”

熊柔暴怒:“她不好惹我就好惹了是嗎?還不是因為你們太弱太冇用了!一個個一天天的除了做飯掃地什麼也不會!你們如果有泰森的一半厲害,我還弄不死那個司嫣?!”

熊柔的暴怒讓雄性們承受不住,雄性們低著頭聽她的數落,有些雄性已經有了一些不甘心。

終於,一個雄性受不住出了點子道:“雌主,我們將司嫣騙到懸崖上推下去,你看怎麼樣?”

熊柔立刻瞪大了眼睛:“很好,很好。這纔是我熊柔的好雄性。你繼續說。”

“我們可以抓一隻司嫣的崽崽,然後……”

“很好。”熊柔低低的笑了。

躲在暗處和黑暗融為一體的南墨,因為憤怒,身上蒸騰起了黑暗的顏色。

崽崽的氣息被雄性獸人捕捉到,很快的,南墨被熊柔的雄性包圍了。

“南墨!”熊柔忽然驚喜地看到了那個主動走出來的蛇崽崽。有了南墨,她將司嫣推入懸崖的計劃就可以實施!

“你來的正好,你不是也恨司嫣嗎?和我們合作,隻要弄死司嫣,我讓你長大之後成為我的雄性,給你生崽崽!你一個啞巴雄性,長大了不會有人要的,跟了我就是你最好的宿命!”熊柔輕蔑地看著南墨道。

南墨渾身漆黑,眼神可怕得不像四歲的崽崽。

熊柔看著這麼可怕的南墨,一時間犯怵,又想起了前段時間自己是如何奴役這個崽崽的,又放下心來。

“南墨,司嫣那個惡毒雌性拋棄你了,賣了你了,你也想要司嫣死,對不對?”

南墨看著熊柔,在這個胖雌性的注視下,他緩緩點了點頭。

熊柔心裡徹底放了下來,四歲的崽崽,有什麼可怕的。

“你幫我這一次,除掉司嫣,作為交換,我答應你等到你成年後我給你生崽崽!”熊柔施捨一般地道。“你們冷血蛇獸人,而且還是個啞巴獸人,能有雌性接納你也不容易了,更彆說答應給你生崽崽了。”

熊柔鄙夷又倨傲地輕看著南墨。

南墨幽深的雙眼緊盯著她,緩緩點了點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