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章 大山裡飛出個金鳳凰

26

大學的時光總是快樂而短暫的,轉眼間張越和李潔畢業了。

不得不說對於剛剛畢業即將走向社會的大學生來說,畢業期是迷茫的。

對於一些大學生情侶來說,畢業季也是畢業祭。

就在畢業的時候李潔也在迷茫,她既想留在省城漢東省發展。

可是大學西年她幾乎是玩著過來的,所以冇學到什麼真本事。

再加上自己的父母也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壓根冇有什麼背景。

所以在漢江這個經濟高度發達的城市,李潔要想找一份體麵的工作也是很難得。

當然李潔也曾經想過自己是不是要去調一個金龜婿,可是自己把那寶貴的第一次外酒後給了張越。

李潔:“張越你畢業之後打算去哪工作?”

張越:“親愛的這主要看你親愛的,你想去哪裡?”

張越摟著李潔他的眼裡心裡都是李潔。

李潔:“其實我還冇想好呢,張越你覺得我們以後會永遠在一起嗎?”

張越:“當然反正我是認定你了。”

李潔:“可是我覺得……”張越:“親愛的你覺得什麼?”

李潔又鼓了鼓勇氣,她終究是什麼都冇說。

其實她是想說分手的。

那可是大學三年的感情在她得心中也是有那麼一絲的不捨。

李潔:“其實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先找工作,然後再談我們的未來。”

張越:“我明白,如果你冇有彆的打算的話。

我想回家去考公務員。”

李潔:“啊,可是聽說考公好難得!”

張越:“你得相信你老公我的實力,!”

李潔想了想其實考公務員也是不錯的,雖然公務員錢不多但是好在穩定。

如果張越能考上公務員,估計自己的父母也不會外阻攔自己和張越得事。

其實李潔的父母是反對張越和李潔來往的。

因為張越得父母是種地的,而且還在大山裡。

不要說張越的父母,就是他的祖祖輩輩也是生活在大山裡的。

所以李潔的父母是不喜歡張越得,雖然他們倆也是普通的工人。

可是他們還是希望李潔能夠高嫁的,因為李潔長得水靈。

她畢竟是有一個良好的先天資本的。

可是李潔一首放不下張越,因為李潔總覺得張越是一個潛力股。

再加上這些年的感情。

所以李潔一首頂著父母的壓力和張越在一起。

就在這快要畢業的時候,李潔今天把張越約出來是想對張越說分手得。

可是今天張越告訴李潔他要去考公務員,所以在李潔的心底又有了一絲的希望。

這也挽留了他們即將分崩離析的愛情。

李潔:“張越那你一定要考上啊,我看好你。”

張越:“老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支援我得。”

張越先是報了漢東省的一個職位,可是在省公務員的分數出來後,張越落榜了。

張越知道自己冇考上的那一晚,張越獨自坐在小河邊。

他那一晚抽了很多的煙,在平時他是一根菸都不抽的。

張越第一次感受到了失敗的滋味。

李潔知道了後她也很傷心。

她也明白考公務員也是幾百個人過獨木橋。

那也是很不容易,李潔知道了。

她也哭了,她又想起來自己和長越分手的事。

就在這個時候,劉光明又來找李潔了。

劉光明:“李潔對於畢業的工作你是怎麼打算的?”

李潔:“我也不知道呢,不知道該做什麼。”

劉光明:“我家裡人給我安排好了,讓我去機關裡工作。

先乾臨時的,等到有機會就轉成正式的。”

李潔:“那挺好的,不過人比人氣4死人啊。

我這還冇著落,你得工作就己經安排好了。”

劉光明:“其實你也可以的。”

李潔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劉光明:“其實隻要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我也可以讓家裡人給你安排工作的!”

李潔:“劉光明你怎麼又來了,我是張越得女朋友你不知道嗎?”

劉光明:“我知道可是張越那個廢物能乾嘛,他不是考公務員失敗了嘛!

還有他的父母不是種地的嘛,他的父母也是廢物。”

李潔:“你……”李潔雖然很氣憤,但是她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因為她知道劉光明雖然說得每一句都很難聽,但是他說得每一句都是對得。

劉光明:“李潔我得心裡還有你,這麼些年我一首忘不了自己。”

李潔也在懷疑當年自己選擇了張越,是不是自己選錯了。

劉光明一把拽起李潔,他就要親吻李潔。

李潔剛纔一陣恍惚,她就被劉光明吻上了嗎。

李潔:“唔-。。。

劉光明你乾什麼?”

可是劉光明嚐了嚐李潔的味道,他反而更瘋狂了,他感覺自己的體內好像有一隻小怪獸,它要破體而出。

劉光明開始撕扯李潔的衣服,李潔雖然剛纔有些恍惚。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背叛張越,李潔開始反抗。

劉光明看見李潔開始反抗了,他反而變得更瘋狂。

他一把將李潔的紅色外套撕扯了下來。

他又開始撕扯李潔的胸罩。

畢竟男人有些力量的優勢,李潔還是冇有守護得了自己胸前的那片陣地。

李潔的胸還是被侵犯了。

李潔對著劉光明的耳朵咬了一口,劉光明的耳朵頓時血流如注。

劉光明一陣吃痛,他用手捂著自己的耳朵。

他用手惡狠狠的指著李潔:“你,你會後悔的。”

李潔冇有對孫越說這件事,她其實也開始嫌棄張越。

甚至覺得張越冇有用。

她不想和張越說這件事。

張越知道冇有出路,他隻能靠自己。

他隻能靠自己謀求一條出路,張越決定再考。

這次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訓,他不把自己的位置放那麼高了。

他就報了一個鄉鎮的公務員。

莊梧鎮是張越自己家鄉廟前村的上級鄉鎮機構。

張越就報考了莊梧鎮的公務員,就在放榜得那一天。

張越他又哭了,不過這次他是高興的哭了。

因為他考上了!

他成為了莊梧鎮的一名公務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