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謝清專屬仆人

26

-

“喂!”

男孩抱著鞦韆柱子,揹著深藍色奧特曼書包,炯炯有神的眼睛瞪著剛爬上滑滑梯上的另一個男孩語氣不滿道:“這是我的滑滑梯!”

“啊……?”

沈棲被吼的嚇了一跳,他抬起頭,畏畏縮縮的盯鞦韆旁凶巴巴衝他吼的男孩。

見沈棲不為所動,男孩脫下奧特曼書包扔在一邊,“登登登”的爬上滑滑梯,接著指著樓梯角落,那裡被用天藍色的蠟筆歪歪扭扭的寫了一行字:

謝清專屬滑滑梯

“哦……”

沈棲老老實實退讓到一旁,謝清玩了好久,又覺得滑滑梯不高不夠刺激,他又跑到鞦韆旁,理直氣壯的指使沈棲下來推他盪鞦韆。

沈棲聽話的下來,推宋清盪鞦韆。盪到高處,謝清張開雙臂,嚷嚷著:“飛咯!飛咯!”他轉頭笑的燦爛,露出兩顆俏皮的小虎牙,讓沈棲推得再高一點。

沈棲左手擦著汗,右手推著謝清的背,嘴上答應著推高,手上卻冇用力。

謝清每次張開雙臂,他的心就提到嗓子眼,生怕他摔下來,狠狠訛他一筆。

“清清!清清!回家吃飯了!”

夕陽西下,女人站在不遠處,烏黑濃密的長髮,米白色絲綢連衣裙,手腕上帶著價值不菲的翡翠鐲子,溫柔的笑著朝這邊招手。

“知道了,媽媽。”

謝清應了聲,跳下鞦韆,拎起被忽視很久的奧特曼書包,從裡麵掏出作業本和幾隻蠟筆。沈棲好奇的湊上來,隻見謝清挑了根粉紅色蠟筆,在作業本上洋洋灑灑寫下了六個大字:

謝清專屬仆人

隨後,他撕下那一張,疊成正方形一把塞進沈棲的懷裡,趾高氣揚的說:“以後你就是我的仆人了!每天五點半要準時到這裡給我推鞦韆。”

“哎哎哎,兄弟!兄弟!你發什麼呆呢!”

沈棲回過神來,他轉頭看著丁子軒:“怎麼了?”

丁子軒一邊盯著門旁正在打電話的昭雪,一邊放低聲音:“剛剛你發呆的時候,昭雪瞟了你好幾眼,幸好關鍵時刻來電話了!”

沈棲:“哦,謝謝你提醒我啊。”

“害!冇事冇事!丁子軒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自己短短的寸頭:“都是兄弟嘛!”

沈棲點頭,轉回頭繼續背英語單詞,這次卻心猿意馬怎麼都背不進去了。

下了早讀課,昭雪回來抱走批改好的寒假作業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來什麼,又轉回來柳葉眉輕挑:“謝清,於紫你們兩個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我靠,昭雪要乾嘛啊?!你倆乾啥壞事了???”

丁子軒比於紫、宋清還好奇。

“不知道啊……”於紫有些慌,不會是我染頭髮被髮現了吧!?”

謝清比較鎮定:“應該不是,不是也叫我了嗎,去了就知道了唄。”

於紫、謝清兩人硬著頭皮來到了辦公室門口,於紫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辦公室暖氣開的很足,隻有音樂老師和昭雪在。於紫鬆了口氣,上個學期做美甲被教導主任張德成痛罵的事還心有餘悸。

昭雪批改完最後一本作業本,直起身一臉嚴肅:“知道我為什麼叫你們過來嗎?”

於紫、謝清雙雙搖頭。

昭雪不耐煩的深吸一口氣,背靠在椅子上,從抽屜裡抽出兩本寒假作業利索的扔在辦公桌上。

她翻著謝清的寒假作業,“謝清啊謝清,本來看到你寫作業我還挺欣慰的,結果真是讓我狠狠的大跌眼睛!來,我問你,這道選擇題一共就ABC三道答案,哪來的F?

“還有,昭雪又往後翻著,“你就算抄答案,也要認真看題在抄吧,連抄答案的順序你都能抄錯!你怎麼不乾脆把英語答案抄上去?!”

謝清羞愧的低著頭,他清楚的記得那天補太晚,彆說答案順序抄錯了,到最後寫的字都打漂移。

“還有你,於紫。昭雪又翻著於紫的作業,“你說說你一個小女孩長得還挺漂亮的,怎麼字寫的這麼醜!你這字是特地練的甲骨文,還是加了密碼,我但凡看得懂一點都不想叫你過來。

於紫尷尬的笑笑不語。

“你們兩個給我把氓抄10遍,明天早讀課下課立馬交給我,不然就叫家長!”

昭雪說完,一臉煩燥衝他們擺擺手。

於紫、謝清雙雙生無可戀的回到教室,丁子軒立馬放下手機,一臉好奇的探頭問:“怎麼說!?怎麼說!?

“啊啊啊啊!!!於紫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幾乎崩潰:“我寒假作業字寫的太潦草,宋清答案抄錯了,我倆都被罰抄氓10遍,明天下了早讀課就要交。”

謝清坐回位,翻出語文書,看到長長一篇的詩經欲哭無淚。

“我昨天還和盼盼說好提前寫完作業,放學要去商場買衣服呢。”

於紫抱怨著,拿出作業本打算抄。

“於紫…我可以幫你抄。”

坐在丁子軒後麵的男生輕輕戳了於紫的背。

“真的嗎?!”於紫驚喜的轉過頭,作業本下意識地遞了過去。

“我去,丁子軒震驚道:這可是整整10遍啊,段澤你確定嗎?”

“嗯。” 段澤重重點著頭接過了作業本,滿臉愛慕的看著於紫。

“那太謝謝你了!回頭我請你吃飯。”於紫欣喜若狂,朝著坐在遠處一臉擔憂的女生搖晃著手比了耶。

“害,冇事……”

段澤靦腆笑笑。

兄弟……你真舔狗。

丁子軒幾乎加了班裡所有人的微信,他低頭翻找出段澤的微信,發了這段話。

“唉,長得漂亮就是好……”謝清低頭抄著氓心裡發酸小聲唸叨。

“我也可以幫你抄。”

一直默默不作聲的沈棲湊到謝清旁小聲開口道。

謝清詫異的看了他一眼:“你腦子抽抽了?”

沈棲:“冇……我氓還不會背,抄幾遍讀讀應該就會背了。”

謝清翻了個白眼:“還冇學到那呢,能會背就怪了。”

“我幫你寫吧。”沈棲又唸叨著,修長白皙的手指拽著作業本。

“ 不用!”謝清奪回作業本,他此時嚴重懷疑沈棲就是想故意坑他然後不給他寫,讓他空手去見昭雪,最後被叫家長。”

“ 哦……”沈棲鬆回手,表情失望。

謝清不想搭理沈棲,一心撲在作業上。

除了語文昭雪的課,他專心聽,其他老師的課都在偷偷抄寫,一邊假裝聽課一邊偷偷抄寫效率很低。一直到放學,還差四遍冇抄寫完。

“謝清,我先走一步啦。”丁子軒背上書包說。

“我們也先走了,我和盼盼還要去買衣服。”於紫拉著好閨蜜的胳膊滿臉歉意道。

“嗯。”謝清冇空抬頭去看,字跡已經從工整變的潦草。

等高三的同學下樓吃完飯又回到教室上晚自習,五樓這層才徹底安靜下來,安靜到落下一根針都能聽見,安靜到謝清能聽見兩個人的呼吸聲。

等等?!兩個人的呼吸聲?!

謝清才反應過來,他猛地偏過頭隻見沈棲趴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靜靜看著他。

“ 我靠,你一直冇走?!怎麼不吭聲啊???”

謝清震驚道,一時分不清是自己抄的太認真忘乎所以了,還是沈棲開了隱身技能。

沈棲直起身,活動著發麻的胳膊:“嗯,我怕打擾到你。”

謝清不解:“怕打擾你就回家啊,不回家你乾嘛?”

“陪你啊。”沈棲一臉認真,慢悠悠道。

“我不想讓你陪我,你趕緊回家吧。”

謝清冷冷丟下一句話,又低頭繼續抄寫。

“哦。”沈棲站起來,頭也不回乾脆利落的推開教室門走了。

嘖……還真走啊。

謝清口是心非,看到沈棲真的走了,偌大的教室就剩下他一個人,心裡很落寞。

他深深歎了口氣,繼續抄寫。

冇過一會,走廊穿來腳步聲。

班主任還冇走?

謝清抬起頭張望。

隨後教室門被推開,還是沈棲。

他懷裡抱著豆沙包,喘著粗氣。

豆沙包被緊緊抱著嘴裡叼著半截火腿腸,滿臉驚恐,不知所措。一看就是被火腿腸吸引過來,冇吃兩口就被拐過來了。

“你乾嘛啊?!抱貓過來乾嘛啊!?”

謝清激動的站起來,不可思議的看著沈棲。

沈棲把豆沙包放在自己座位上,立馬回去關上門又去檢查窗戶有冇有關好,隨後一臉自豪湊到謝清麵前邀功請賞:

“你不是說不要我陪嗎,那我就把豆沙包抱過來陪你嘍。”

“你……”謝清語塞了,他擼了把豆沙包歎了口氣:“隨便你吧。”

沈棲終於滿意,他從口袋裡掏出剩的半截火腿腸,餵給豆沙包吃。

“它為什麼叫豆沙包啊?”沈棲好奇問。

“因為它喜歡吃豆沙包啊,我第一次遇到它的時候,就喂的豆沙包,還是高一時候遇見的呢。”

謝清很喜歡貓咪,一提到貓咪心情就會變好,話也滔滔不絕。

沈棲:“那你也喜歡吃豆沙包嗎?”

“不喜歡!謝清表情突然變得厭惡,果斷搖頭連語氣都變重:我討厭吃豆沙包,還有麪條。”

沈棲不解道:“不喜歡為什麼還買要來吃啊?”

謝清脫口而出:“因為這些最便宜啊!”

沈棲愣住了,沉默了很久不發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