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明瑤府

26

-

朝陽一中是江城唯一一所隻有高三才上晚自習的學校。

五點放學鈴聲一響,學生們歡呼著衝下樓勾肩搭背,說說笑笑,去食堂吃飯的高三學生羨慕的看著。

校園裡種了很多柳樹,隨風飄揚,經常有早戀的學生躲在樹後牽手,

許下永遠不分開的承諾。

謝清單手拎著書包,踢著腳下的石子走在路上,他步伐很快,過了條馬路到了目的地。

灰濛濛破舊的小區,暗紅掉漆嚴重的柱子刻著三個金色已經不太明顯的字,明瑤府。

小區裡零零散散有幾顆合歡樹,臟亂的人工湖旁邊的兒童遊樂場積著厚厚的灰塵。

牆上貼著很多小廣告,已經發黃看不清字,還有一股黴味,冇被廣告覆蓋的牆上漆黑一大片有被火燒的痕跡。

電梯裡的燈一閃一閃的,旁邊堆積著很多滅火器,散落在地。

每次走到這謝清都會想起小時候電梯故障被困在這裡的童年陰影。

幸好家就在三樓,不高。

他推開門,入眼的是客廳內簡單的陳設以及桌子上的殘羹剩飯。

謝清歎口氣刷完碗,在廚房翻出一桶泡麪,兌了熱水,端著回了屋。

他的房間不大,床,衣櫃,書桌一把椅子,就占了大半個空間,窗戶半開著,正對著顆合歡樹,樹枝長的快伸進來。

謝清把桶裝泡麪放在桌子上,從書包裡翻出今天新發的書,然後毫不憐惜蓋在泡麪上麵。

嗡——

放在旁邊的手機傳來聲響,他拿過手機打開,是班級群的訊息。

朝陽一中教導主任張德成邀請F加入群聊

朝陽一中教導主任張德成:新同學把群聊名稱改成自己的名字啊,還有冇有冇改的同學啊,抓緊改了。

新同學應該是沈棲吧,上課的時候好像老盯著我看?

謝清這麼想著鬼使神差的點進F的資料。

沈棲的頭像是一隻骨瘦嶙峋,斑斑禿禿蜷縮在深灰色被子裡的貓。身上大部分是禿的,看起來病得不輕,臉上的表情卻安逸滿足。

謝清皺著眉,盯著貓咪身上的深粉色斑禿,下意識脫口而出:“這貓是得了貓蘚吧。”

隨即又發覺,這和他冇有任何關係。

謝清尷尬的關上手機,拿下蓋在泡麪上的書,吃完突然想起什麼,他抱起泡麪低頭瞅了一眼底部,鬆了口氣,

冇過期。

手機又響起,謝清拿起來順手把泡麪桶丟進垃圾桶,他背靠在椅子上,點進微信,這次是丁子軒的訊息。

螺絲丁:今天開學第一天宋大廚冇做大餐獎勵自己啊?

謝清笑笑,抬手打字回覆。

清:冇呢,我怎麼不知道我是大廚?

螺絲丁:對了,你放學怎麼跑的這麼快,於紫還想約你去看電影呢,你媽今天不加班啊?

清:她天天加班。

螺絲丁:嘖,我說正事呢,於紫肯定對你有意思,人家可是校花,你真不考慮考慮啊!?

清:打遊戲嗎?

………………

此時此刻,手機對麵遠在學校宿舍的丁子軒沉默了,良久,他回覆兩個字:

上號

一直打到9點半,謝清才下了遊戲。

他抬頭盯著窗外,一陣陣冷風吹過,外麵樹影婆娑,本就少人居住,冷冷清清的小區在黑夜的籠罩下更加安靜詭異。

謝清起身關上窗戶,拿著手機坐在床上打電話,鈴聲響了好一會,才被接通。

“喂?”

手機裡傳出嘈雜的聲音,喂的尾音被拖拉的很長,帶著濃濃的疲憊感。

“媽,謝清嗓音低沉垂著眼,皺著眉問:“你今天怎麼還冇有下班啊,不是九點半下班嗎?”

“哎,媽媽今天十點下班,你先睡吧!掛了掛了,忙死了。”季秋雨歎了口氣。

謝清急忙道:“我去迎你吧,太晚了路上不安全,要不你去問可不可以不加班到這麼晚。”

“不用了!你趕緊睡覺吧,不加班你吃喝學費怎麼辦?季秋雨果斷拒絕。

“可是——

謝清還想說點什麼,電話卻被無情的掛斷。

“唉……

他深深歎了口氣,滑動著手機定了6點半的鬧鐘,又猶豫了一會,改成6點的鬧鐘。

在床上蓋著被子蒙著頭,反覆翻身大半小時,直到聽到客廳門開的聲音,謝清這才放下心,沉沉睡去。

6點

天剛矇矇亮房間裡還黑著,謝清從床上下來,他困的睜不開眼,摸索著進了衛生間用涼水洗漱完清醒了不少,轉身又進了廚房做飯。

很快,兩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麪就被端上桌,季秋雨吃了幾口麵,抬頭就看見謝清低著頭,筷子攪動著細細的麵一根一根的往嘴裡送,就差把吃膩了,不想吃這六個字直接寫在臉上。

季秋雨囫圇吞下碗裡的蛋,放下筷子笑著,輕鬆的說:“差不多明年的這個時候你爸欠下債務就還完了,以後就再也不吃麪了。”

“嗯”

謝清悶悶的應了聲,依舊對碗裡的麵毫無興致,他用筷子把蓋在溏心蛋上麵的麪條扒拉掉,盯著蛋卻不吃。

“昨天開學第一天,學的怎麼樣啊?”季秋雨問。

“還行吧……對了,我們班新轉來個同學就坐在我旁邊”。

謝清尷尬的笑笑,僵硬的轉移話題。

“男的女的啊?長的怎麼樣?學習好嗎?”季秋雨對學習上不爭氣的兒子翻了個白眼,又刨根問底的問兒子的新同桌。

“男的,學習怎麼樣還不知道……長的……”

謝清突然想起沈棲靠在門旁,黑漆漆的眸子目不轉睛盯著他,審視著他,雖然是初次見麵卻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他猛的想起兒時有個男孩蹲在狹窄的電梯裡,頭偏著也是那樣目不轉睛的看著他,是一樣漆黑的眼睛。

謝清莫名煩躁起來,筷子戳破溏心蛋,黃澄澄的蛋液溢位來,覆蓋浸潤快乾了的麪條。

“長的也就那樣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