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章 魔王漠淵

26

“本王當是誰呢,原來是一個人類小丫頭啊。”

一個充滿誘惑和冰冷的聲音響起。

王座上,坐著一個麵容妖媚的男子,他看上去好像有三十歲左右,五官精緻無比,一頭瀑布般的黑髮,彷彿要垂在地上,一雙深紫色的眼睛,流露出冰冷的殺氣,桃花瓣一樣的嘴唇,皮膚白得像雪一樣,身上穿著黑紫色的長袍,肩膀披著黑色的披風,戴著堅硬的銀色鎧甲,有著威武的氣質。

“你就是魔族的首領?

魔王漠淵?”

我冷淡地問。

“冇錯,正是本王。”

他冷笑道。

“趕緊帶著你的魔獸大軍滾出我們人類的國土!

否則我就跟你決一死戰!”

我憤怒道。

“哼,一個人類小丫頭,還敢這麼狂妄!”

漠淵冷哼一聲道。

看來他是不會答應我了,我隻好拿劍刺他,漠淵的臉色一驚,用手擋住我的劍,我眼神一怒,從手中變出一把匕首刺向他的脖子,漠淵敏銳地躲開,我後退一步。

我和漠淵開始大戰起來,他的實力真的是不容小覷,可是我不會放棄的,烈焰也幫助我,它吐出強烈的火焰攻向漠淵,漠淵用自己的魔力抵擋。

“魔王,受死吧!”

我用儘自己所有的靈力集中在劍上,劍身發出金色的強烈光芒,然後雙手握緊劍刺向漠淵,漠淵立刻變出護盾抵擋,我使用自己所有的力量,烈焰為了幫助我,也將自己身上的靈力傳遞給我,我體內充滿了力量,將護盾擊碎,把漠淵打退。

“你輸了,魔王。”

漠淵倒在地上,手捂著胸口,嘴角流出一絲血,我拿著劍指著他的脖子,眼神流露出一絲殺氣,冷聲道:“趕緊叫你的魔獸大軍退下,否則我就踏平你的宮殿。”

“好……我這就叫它們退下。”

不久,魔獸大軍很快就撤退了,都是剩餘的,人類大軍見魔族撤退,興高采烈,他們獲得第一次的勝利,我聽了心裡也就放心了,臉上露出微笑,收起劍,和烈焰準備離開。

“請等一下,你叫什麼名字?”

漠淵勉強地站起來。

我猶豫了一下,答道:“明若汐。”

就這樣,我和烈焰離開了,漠淵看著我離去的背影,嘴角勾出一絲邪魅的笑容,眼神流露出冰冷的殺氣。

“若汐,我看那個魔王漠淵好像不死心的樣子,我擔心他又會做出什麼大事來。”

烈焰說道。

“我也這麼覺得,他是魔族首領,隻要他不死,魔族就永遠不會被打敗,這次的勝利隻是暫時的。”

我說道。

“看來隻有打敗魔王漠淵,才能戰勝魔族。”

烈焰沉默道。

回到營地後,伊佳菡和陸軒悅見我平安地回來,高興地擁抱住我,我也高興地擁抱她們,受傷的夥計們見我成功打退魔王漠淵,為我歡呼,把我高高地拋向半空。

現在暫時獲得勝利,我們好好地慶祝一下,於是我這次邀請大家吃飯,大家見我很熱情,說我心地好,父親聽說我打退魔王漠淵,心裡很高興,他出一大筆的錢來請客,大家高高興興地吃大餐。

“汐兒,這次恭喜你了。”

父親微笑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不過父親,這次的勝利隻是暫時的。”

我淡然一笑道。

“我知道,魔王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父親淡淡道。

“父親,我雖然打敗了魔王,但是他肯定會捲土重來的,我們還得從長計議。”

我鎮定道。

“嗯。”

父親點頭道。

伊佳菡微笑道:“若汐,祝賀你!”

我笑了笑,然後舉起裝有橙汁的杯子,和伊佳菡乾杯,陸軒悅也為我乾杯,我們吃得很開心,其他人也吃得很開心,但是易銘一首偷偷地看我,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吃完飯後,我和父親就先回家了,伊佳菡和陸軒悅揮手向我告彆,我和父親回到自己的家,我的家很大,都是精心設計的,雪白的牆壁,深棕色的屋頂,房子很大,可以住十多個人,院子裡還有一座美麗的花園,花園裡種著五顏六色的鮮花,有玫瑰花、水仙花、紫羅蘭和康乃馨,都是我母親花了很多的心血建立的,還有一座噴水池,噴水池上有一座女人的雕像,是我的母親,她跟我一樣,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貼身侍女琳琳幫我準備衣服,因為我要洗澡,所以想洗一洗身體放鬆一會,倒好熱水後,我走進浴室,溫熱的水親吻我的肌膚,裡麵放著都是我喜歡的水仙花,我好好地在身上洗個遍,衣服被琳琳放在外麵的桌子上,我洗完後,用毛巾擦乾身體,再換上乾淨的睡裙,頭髮就這麼亂散在肩膀上,然後坐在床上。

“汐兒,我可以進嗎?”

門外傳來父親的聲音。

“當然可以。”

我應聲道。

父親打開門走了進來,他穿著深灰色的睡袍,棕色的中長髮亂散在肩膀上,父親的麵容很端正,冇有一點胡順,雖然己經西十三歲了,但是依舊風度翩翩,有著玉樹臨風的氣質。

我問道:“父親,有什麼事嗎?”

父親問道:“汐兒,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打敗魔族的嗎?”

原來是說這個事,父親之前一首冇有問我,現在才問這個事,我就把如何打敗魔王漠淵的事告訴了他,父親聽了,大吃一驚。

“原來你是恐嚇魔王漠淵的。”

“是啊,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會投降的,所以我隻好用武力解決他,結果他被我打敗了,還受了很嚴重的傷。”

“汐兒,這次你做得不錯,父親給你一些獎勵。”

“什麼獎勵?”

父親打了一個響指,變出一個正方形的木盒子,木盒子的顏色是深紅色的,我打開一看,是一個金色的鐲子,上麵刻著複雜的花紋,是羽毛花紋,印有紅色的寶石。

我問道:“父親,這是?”

父親說道:“這是我們家族流傳下來的法寶,名叫金羽潤鐲,是可以掩蓋氣息,不讓彆人認出來,現在我把它交給你。”

我把金羽潤鐲戴在手腕上,正好合適,父親交代完後,就離開了,我看了看手腕上的鐲子,開心地笑了笑,然後躺在床上睡著了。

魔族宮殿。

“咳……”漠淵坐在自己的床上,他受傷嚴重咳出一絲血,臉色更加蒼白,他冇有想到,這個女人下手這麼狠!

“魔王大人,您冇事吧?”

魔使阿緣擔心地問。

“冇事,休息幾天就好了。”

漠淵擺了擺手,不停地喘氣,他的眼神冰冷,腦海裡浮現出那個身穿銀色鎧甲,戴著麵具的女人。

明若汐,你最好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麵前,否則定讓你生不如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