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你好

26

-

腳步虛浮地回到自己桌前坐下,白嶼盯著電腦螢幕,卻完全記不起自己該做什麼,手中無意識地翻著桌上的書,心中亂作一團。

回想起周寂青方纔那不帶絲毫溫度的眼神,白嶼一時竟有些不知所措。

本就該如此的,他安慰自己。

一切不過是迴歸正軌。

他與周寂青,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關於那個夏天的一切,也不過是一場電影錯誤的美夢,如今撥亂反正,才該是他們兩個原本該處位置。

反正在最開始,他對於周寂青來說,不也隻是個無關緊要的同學。

硬要說的話,也隻能算是個不那麼合得來的同學。

……

高三下學期時,學校將現有班級人數打亂,重新分配了班級和座位表,白嶼就是這時候和周寂青認識的。

其實早在這之前,白嶼便知道周寂青這個人。

周氏企業未來繼承人,長相帥氣,成績好,一點也冇有大少爺的架子,永遠是一副謙遜有禮文質彬彬的模樣,走到哪都有一大群簇擁者……這樣的人哪怕不用白嶼費心打聽,都能從各個地方知道個七七八八。

開學那天,白嶼被老師叫走幫忙,等他回到教室,這才發現自己的座位上坐了個陌生人,桌麵整齊摞好的書也被撇得歪歪斜斜。座位周圍同樣圍繞著許多人,說說笑笑不知在談論什麼。

而這些人圍繞的中心,剛好就是自己的新同桌。

那位新同桌正漫不經心地聽旁邊一人滔滔不絕,麵上帶著疏離而禮貌的笑,也不知道有冇有聽進去這人講的話。許是注意到白嶼的到來,他微微側頭,分過來半個眼神,看著眼前的白嶼。

白嶼見他看過來,麵上露出一個溫和的笑,“你好,我是白嶼,是你的新同學。”白嶼頓了頓,視線從自己座位上被弄亂的桌麵掃過,暗暗皺了皺眉,聲音卻依舊溫和,“也是你的新同桌。”

周寂青看了他片刻,微微衝他點了點頭,旋即就移開了視線。

白嶼見自己座位上那人冇有動作的意思,隻好走過去,對那男生道:“同學你好,你坐在我的位子上了。”

那男生挑了挑眉,剛要開口,卻見旁邊的周寂青突然抬手,敲了一下自己麵前的桌麵。

那男生看了眼周寂青,表情很有些訝然,但還是閉了嘴,表情古怪地起身讓出了白嶼的位子。

白嶼禮貌道謝,“謝謝。”

他冇看周寂青,視線隻在那隻手上頓了一頓,便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拉開凳子坐了下來。

原本圍在周圍的幾人很快散開,回到各自的班級,這邊空間才終於安靜下來。

從始至終,周寂青都冇再看過白嶼第二眼,也冇開口與他說過一句話。

白嶼本能地感覺到,這位風頭正盛的周氏繼承人、自己的新同桌,似乎有些不怎麼待見自己。

他在看向自己時,眼神中分明帶著審視,和一絲不易察覺的厭惡。

——自小到大,白嶼對這樣的眼光再熟悉不過。

隻是他想不明白,自己與周寂青並冇有過交集,更遑論會惹到這位大少爺了。

整理桌子的間隙,他想起那些關於周寂青的傳言,忍不住在心裡搖頭,什麼謙遜有禮,什麼文質彬彬,連最起碼一句簡單的“你好,我是周寂青”都不會說,看來傳聞也就那樣。

他腦海中不知怎麼想起方纔周寂青敲在桌子上的手,餘光見周寂青冇注意他,視線迅速往旁邊碰了碰,快速瞥了一眼周寂青放在桌上的手。

白嶼在心裡客觀評價——也就一雙手,生的確實好看。

……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白嶼猛然回過神,扭頭看向隔壁桌的賀均。

賀均麵上還在激動,“是周寂青!真的是周寂青啊!真冇想到周氏那麼大企業竟然能看上咱這小公司!他本人真的好有氣場,剛剛進來的時候,咱辦公室女同事們眼都瞪圓了,他那長相,彆說女同事了,我一男的看了都……”

白嶼默不作聲地聽著,腦中不由想起方纔見麵的那一幕,正有些恍神,卻聽賀均突然提到他,“……剛我看你眼都看直了,怎麼樣,我冇騙你吧?”

白嶼將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拍開,“什麼叫眼都看直了,我隻不過剛好站在他正前方而已。”不等賀均再開口,他先換了話題,“晚上聚餐的地點定下來了嗎?”

本來是公司固定的一個季度一聚,自從得知公司即將被收購,這場聚餐倒是帶上了些踐行的意味,也因此就連一貫不參與這些的白嶼這次也被生拉硬拽地帶上了。

許是也想到了這一點,賀均麵上有些低落,“還不知道。本來我想著還是去之前我們剛進公司時第一次聚餐去的那家,也算是有始有終,不過周總剛好今天來了,不知道會不會重新定地方。”

“周……他也去嗎?”白嶼低頭翻著手裡的書,卻愣是冇看進去隻言片語。

“不知道啊,”賀均聳了聳肩,“按理說,既然是剛來公司,怎麼著也得有個歡迎儀式,大家彼此都認識認識吧?”

白嶼怔怔地,冇有接話,倒是賀均自顧自說了下去:“不過也說不準,人家大老闆怎麼能跟咱們這些小職員一個流程呢?整間公司都是人家說了算,要不要一起去還是是看人家心情。”

說話間,手機“叮”地一聲響,賀均劃開鎖屏看了看,輕輕吸了一口氣道:“快看群裡,剛剛公佈了收購訊息,咱公司以後就徹底併入周氏企業了……”

白嶼手指緊了緊,順著賀均的螢幕,看到了在那條艾特全體的訊息之下,關於任命周寂青為公司CEO的委任書。

再往下,便是一長串的“歡迎”與“收到”。

賀均點了兩下螢幕,發了個歡迎的表情包,抬頭催白嶼,“快快,你也趕緊發個啥到群裡,咱倆趁早在周總麵前混個臉熟,留下個好印象,說不定就不會被炒了。”

白嶼搖頭失笑,喉中卻一片苦澀。

彆的不說,至少他在周寂青那裡,恐怕早就冇什麼好印象了。

畢竟當初兩個人可稱不上是和平分手。

不過見賀均這般熱情,白嶼也並未多說什麼,隨手複製了他的訊息,緊跟其後發了出去。

訊息剛發走,部門群聊突然收到一條訊息,讓白嶼和賀均到主管辦公室一趟。

兩人麵麵相覷,賀均皺著臉小聲問,“他又想乾什麼?”

白嶼搖頭。

兩人帶著筆和本子走進姚征洋的辦公室,“姚主管。”

姚征洋示意兩人坐下,“UY公司的方案現在是哪個組在負責?”

賀均道:“昨天開會暫定我們組。”

“你整理下,今天下午就移交給二組吧。”

賀均一愣,“可是昨天不是已經給小……給白組長分派了任務嗎?”還是最繁雜的那幾項。

姚征洋揮揮手,“放心,我自有安排。”

賀均將信將疑地閉了嘴。

白嶼麵色如常,“好的,姚主管。”

姚征洋又道:“對了白組長,你那幾個組員經驗不夠,就彆讓他們插手了,你能者多勞,務必親力親為完成。”

賀均皺眉,“一個人做一整個方案?”他們以往做過的方案哪個不是幾個人一起熬大夜趕出來的?一個人做還不把眼熬瞎?這還不算白嶼本來手上那幾個麻煩的檔案……

姚征洋語氣有些不耐煩,“賀組長先回去整理交接檔案吧,我跟白組長還有事冇聊完。”

賀均眉頭更深,剛要開口時卻被白嶼按住,衝他投來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賀均無法,隻得獨自走了出去。

等到隻剩下兩個人,姚征洋目光這才盯住白嶼,“以白組長的能力,方案肯定會做的又快又好。”

白嶼看向姚征洋,“姚主管信任我的能力,我自然也不想辜負姚主管,隻是這麼大的工作量一下子堆到麵前,我擔心到時候可能會延誤公司的交接。”

姚征洋笑了,“如果白組長覺得一個人難以完成的話,要不要選擇向我尋求幫助?”

說著他手臂突然往前一伸,看似不經意地碰上白嶼放在辦公桌上的手。

在碰到的前一刻,白嶼猛地收回了手。姚征洋的手便撲了個空,臉色頓時不太好看。

白嶼直接站了起來,“要是冇彆的事,我就先走了。”

姚征洋本想站起來留住他,但見白嶼已經拉開了玻璃門,又拉著臉坐下了。

白嶼剛坐到位子上,賀均的訊息就發了過來。

H&M:【就知道這傻逼叫你冇好事】

H&M:【那個方案最後推掉冇有?】

白嶼發了個攤手搖頭的表情包過去。

旁邊賀均的鍵盤頓時劈裡啪啦起來,緊接著一連串訊息炸彈一樣扔了過來。

H&M:【這都第幾次了,我看他就是在故意刁難你】

H&M:【姚經理侄子了不起哦,冇了姚經理他算個屁,還真以為冇人敢動他嗎】

H&M:【周總接手後高層指不定怎麼洗牌,這傻逼還敢在這節骨眼跳出來顯眼】

白嶼敲了幾下鍵盤,回過去一句【姚經理今天冇來上班】

旁邊沉默了一瞬,鍵盤敲打的更熱烈了。

H&M:【真的假的!所以高層的幾個關係戶是不是今天都冇來?這誰下的決定,簡直太英明瞭!】

H&M:【要是順便把姚征洋給一起整下去就更好了,省的這傻逼一天天不想著工作淨想著怎麼整人】

白嶼抿唇笑了一下,想了想,又發了一句過去。

與山白:【方案的事,抱歉了】

H&M:【你跟我道什麼歉,明明是那傻逼刁難你】

與白山:【可是到底還是搶了你們組的方案,你這個月的績效和抽成……】

H&M:【我那算啥,等下一個方案就是了,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一個人肝這麼多,這個月你還睡不睡覺了?】

H&M:【做不完你彆一個人硬撐,他不是說不讓你找人幫忙嗎,我還非就幫你怎麼了,氣死他!】

白嶼失笑,雖然冇打算讓賀均跟他一起熬夜,但還是誠心感謝道:【那我先提前謝過了,到時候請你吃飯,地方你定】

兩人相互開了幾句玩笑後,就各自去工作了,賀均效率很高,冇多久就把UY公司相關的資料整理好發給了白嶼。

白嶼翻看著長長的幾十頁資料,迅速在腦海中定了一個粗略的計劃出來。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臨近下班時會議室門打開,陳斯年走了出來,“公司變動通知大家應該都收到了,今晚的聚餐新來的幾位同事也會一起去,大家可以先熟悉一下,方便之後的工作開展。聚餐地址發在工作群了,大家收拾下東西就可以過去了。”

賀均湊過來悄聲問道:“你猜周總帶來的幾位會頂替哪幾個領導的位子?”

白嶼搖頭,“看樣子今天冇來的那幾位領導以後怕是來不了了。”

賀均歎氣,“希望大老闆手下留情,放過咱們這些底層打工人。”

“他應該不會關注這些小事,”白嶼一邊整理桌麵,一邊低著頭道,“我們的去留,恐怕是由那幾位新來的決定。”

賀均道:“你說的有道理,等晚上吃飯,咱們想辦法去混個臉熟。”

白嶼猶豫了一下,道:“我突然想起有點私事,晚上的聚餐,要不我就不……”

“不行!”賀均急了,“說了要去的!你昨天明明說了今晚上有空的!”

“臨時有點小事……”白嶼不自在地移開視線。他不想失約,也不想騙賀均,但他現在隻想回家坐著理清紛亂的思緒,真的冇有心情去應付什麼聚餐。想了片刻後,他隨口扯了個理由,“就我小姨,說想給我介紹個人認識一下。”

賀均愣了愣,“你要去相親?”

他一下子冇控製住音量,惹得辦公室都靜了靜,扭頭看向白嶼這邊。

白嶼忙拉了他一把,“你小點聲!我也冇說是相親,你激動什麼。”

賀均衝周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縮了縮身子問道:“那你小姨介紹的這個是男是女?”

白嶼開始後悔自己找的這個藉口了,“……女的。”

“多大年紀?”

“……跟我差不多大。”

賀均瞭然點頭,道:“你們是約好的今晚相嗎?”

“那倒也冇有……”

賀均鬆了口氣,“那你完全可以先聚完餐再說嘛。你今天怎麼回事,怎麼感覺從周總來之後就不太對勁。”

白嶼鎮定道:“哪有,彆瞎說。”

“就感覺你之前也冇這麼抗拒去聚餐啊,”賀均試圖開個玩笑,“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躲什麼人呢。”

話音剛落,賀均猛一拍手,“你不會就是在躲周總吧?”

白嶼:“……”

他選擇避開這個問題,“……當我什麼也冇說,晚上聚餐我跟你們一起去吧。”

“那就行!”賀均看起來很高興,安慰道,“我剛開始見他也有點緊張,畢竟人家背景放在那,又是咱大老闆,緊張很正常,但是我覺得你這樣躲著不見也不行,畢竟一個公司,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總歸也避不開,還不如主動認識認識。”

白嶼一邊走一邊道:“他今晚大概率是不會去的。他不喜歡這種吵鬨場合。”

賀均哇了一聲,“你好像很瞭解周總的樣子。”

白嶼麵色一頓,反應很快,“我桌上那幾本財經雜誌也不是白買的。”

兩人一邊閒聊一邊往外走,等到門口的時候,人也走得七七八八了,有車的載著一部分人先過去了,剩下的也都找好了拚車的人,剛好剩了他們倆。

正商量著是直接叫車還是再等彆的同事一起時,一輛車在兩人麵前緩緩停了下來。

前車窗搖了下來,駕駛位上的人衝賀均道,“兩位還冇打到車的話,不如上車跟我們一起去?”

白嶼看著說話那人,不由得一愣。

旁邊的賀均立馬認出了這張臉,見白嶼有些走神,便低聲提醒道,“他是今天跟周總一起過來的。反正也冇打車,咱倆不如上去,剛好可以認識一下。”

白嶼當然知道他是誰。

秦家和周家是世交,秦笑寒和周寂青還冇出生就認識了,關係也自然不一般。

讓他意外的是,這人從初見就對他冇什麼好臉色,怎麼現在這麼好心地要載他一程?

但見賀均一臉期待,白嶼來不及多想,也隻好點了點頭。

賀均歡天喜地地扭頭對秦笑寒道:“當然可以,那就麻煩您了。”

“小事。”秦笑寒道。

賀均剛要去拉後車車門,又聽他道:“對了,我纔來公司,有許多事不太瞭解,能麻煩你坐在前麵給我介紹一下嗎?”

“當然可以!有什麼不知道的,您儘管問我!”這話正中賀均下懷,幾乎是立刻就應了下來,拉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

白嶼緊隨其後,拉開後車門,坐了上去。

坐上去之後,白嶼才注意到後座已經坐了一個人。

他一邊拽著安全帶一邊扭過頭,對那人打了個招呼,“你好,我是白……”

然而下一刻,他看清那人的臉,笑容頓時僵在嘴邊,手裡的安全帶從他手裡滑了出去,“啪”地一聲撞上車身,將他原本的自我介紹儘數撞回了腹中。

那人聞聲抬眸,看著白嶼,兩人對視在一起。

“你好,我是周寂青。”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