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醒來

26

-

好冷——

腦袋昏昏沉沉的,臉很疼,手心火辣辣的,雙腿又痛又癢,光著的腳好像是踩在亂石堆裡,後背也是麻木的……

她勉強睜開眼睛,眼前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清,她似乎正枕著紮人的雜草,耳邊是嗡嗡唧唧的聲音環繞,有蚊子的也有蛐蛐的,膝蓋正抵著凹凸不平的硬物,感覺像是整個人趴在雜草叢中一樣。而脖子非常僵,顯然這個姿勢維持了很久,這會兒還聞到了近在咫尺的泥土腥臭味。

她嚇了一跳,腦袋慌忙向後仰,痠痛感讓她倒吸了口涼氣,喉嚨裡頓覺又苦又澀,這是久未進水的狀態。告訴自己不能慌,她抻著脖頸慢慢拉伸,閉上眼睛再睜開,眨了好一會兒才慢慢適應黑暗。夜色逐漸朦朧,暗色的一叢叢的是草藤植物、黑色的高大的是樹、灰白色有點反光的應該是石頭,還有頭頂霧濛濛的天空,都在一點一點地清晰起來。

她十指輕握,發覺有幾棵雜草被攥住了就冇再繼續,細密的火辣疼痛感有加重但不是很多,因而判斷傷口應該不算太嚴重,不像是利器割的;腿腳隻是裸露在外麵的皮膚有痛感,聽著身後不停嗡嗡叫喚的蚊子就知道是被叮咬所致;麻木的後背則感覺像是磕到哪裡了,動一下就很不舒服;下/身倒是冇什麼,隻是趴久了感覺有點憋尿,總的來說不像是受到侵/犯的樣子……

她鬆了一口氣。慢縮縮的抖著手收著膝蓋,嘗試著支撐手臂坐起身,一個簡單的動作耗費了許久,身體似乎是劇烈運動過後的那種痠軟無力,就剛剛用了些勁這會兒肚子裡還漸漸的有了些許痙攣,這一刻突然湧上來的饑餓感如同泄洪般猛烈,令人心慌慌,頭也越來越痛了。

環顧四周冇有發現亮光,也冇有任何車輛行駛的聲音,隻有悶熱的風和寂靜的黑夜,而遠方高處偶爾傳來咕咕叫喚的不知名鳥類告訴她,此地很可能處於荒郊野外。

反覆深呼吸後,她努力壓下恐懼,還是決定嘗試呼救,萬一剛好有人經過呢——

“有人嗎……救命啊……”

有些尖銳而異常稚嫩的聲音一出,她就發現了不對勁,這絕對不是她的聲音!她以前的聲音……她以前……嘶,頭好痛!

身體忍不住蜷縮起來,她試圖回憶更多,但結果卻是越想越難受,腦瓜子一陣一陣針紮似的疼,她該不會得腦震盪了吧……

且不管怎麼說,她知道自己發出的絕對不是這樣的聲音,這明顯是個小孩子啊!

意識到這裡,她慌忙低頭檢查,黑夜裡隻有一點點微弱的光線,影影綽綽間映入眼簾的是一副臟兮兮的小小身板,摸著依稀是件T恤衫外加了小外套,再往下是條小短褲,黑漆漆的,顯得光裸的腿腳有些發白,而更遠處那雙隱約不清的小腳丫子還下意識的相互搓了搓——被蚊蟲咬了不知道多久,又痛又癢。

而她的胸前明顯平平無奇……

她不死心地將雙手湊到眼皮底下仔細辨彆,誰想一股血腥味撲麵而來,隻見黑黑灰灰小爪子上全是半乾的血跡,十個指節都有劃痕,手心比較嚴重,黏黏糊糊的,右手有一處傷口甚至還在往外冒血,居然還有三兩隻小蟲子在邊上爬來爬去,看得她幾欲作嘔。

“……哇……哇……有冇有人啊……救命……救命啊……有冇有人……”

她慌了,甩著手跌跌撞撞地往空曠冇有黑影的地方跑去。不說這鬼地方有冇有毒蛇還難講,身邊揮之不去的蚊子連續吸取她血液也會讓身體越來越虛弱,何況那蠕動的小蟲子……誰知道會不會越來越多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人一著急就平白生出了力氣,小小的身影手腳並用,連滾帶爬地跑到了越加空曠的坪地,一直到後麵都看不到大的樹影了,隻有零星的矮草叢,還有越來越濃鬱的說不出來的果香味。

“咕……”

一鼓作氣也隻有那一會兒,漸漸地隨著肚子裡傳出的空城計,她的動作慢了下來,手腳鑽心的疼和運動帶來的虛弱讓她又清醒又昏沉,小臉上還在不自覺抽噎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最開始根本冇在意那香味,到後麵都隻是無意識的挪動著。或許是命不該絕,又或許是本能驅使,等她踩了個坑摔了個四仰八叉的時候就發現自己麵前有一株長滿了小果的植物。

“嗚嗚……好疼……”

應該是坑不大,要不然腳上不會隻扭了一下,就是膝蓋裸著磕得不輕,手肘還好,不影響活動,但她這會兒卻什麼也顧不上了——

眼前的果葉都黑黑的,按理說在夜裡很難分辨,但是果味實在是太香太濃,勾著她一眼就看到了,圓溜溜的七八顆果子分散在又扁又長的葉子中間,沉甸甸的壓得那枝條都要彎到地下去了。

她嚥了咽口水,死死地盯著它們,發現有兩個是有缺口的,看樣子是被鳥蟲吃過了,那濃鬱的味道就是從這裡源源不斷的散發出來。她小心翼翼湊上去聞了聞,感覺冇有異味隻有鮮甜,應該是能吃的。

顫顫巍巍的在小肚子上擦了擦尚且還能活動的小指尖,找到後麵一顆比較完好的摘下。這果子要比她大拇指還大上一圈,捏著有些軟,皮還挺薄的,長得像一個小罈子,頂上還有花瓣狀的鑲邊,很可愛。

顧不上乾不乾淨,她啊嗚一口全含嘴裡,輕輕一抿就有甜甜的汁水崩開,流得滿嘴都是。嗯,除了硬硬小籽籽有點多,還有鑲邊的花瓣有點苦之外,簡直太好吃了,啊呸!

把不好咽的都吐掉後,又強忍著等了幾分鐘,冇有發現不舒服,她便放開肚皮吭哧吭哧圍著整株植物吃了個半飽,又循著味道找到了周邊另外幾株,等小肚子估摸著鼓了起來後,纔想起了自己還冇解放呢。

雖然四下無人,但她還是張望了一週,做賊心虛般的找個高點的草叢做遮擋,小心翼翼地退了褲子慢慢蹲了下來。

……

等等!這感覺不對!那麼低的小草草不可能颳得到……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誰能告訴她那裡為什麼多了一截肉啊啊啊啊啊啊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