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槍一個帝國少校

26

-

聯邦主星,研發院軍械總部。

負責總結覆盤第五艦隊各師部戰鬥盤情況的麵板突然爆紅,大辦公室內所有人都被這道紅光吸引住,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怎……怎麼可能?生命體征值怎麼可能從0飆升到滿格?!”

“絕對是故障,在戰場上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這哪個戰隊的?”項目長李斯奇聲音有些沙啞,他昨晚剛通宵過關一款全息遊戲,現在還有點困。

秘書長:“是第五艦隊先導部隊,林溯上校的戰鬥盤。”

李斯奇:“怎麼可能?先導部隊的人怎麼可能有滿格生命體征值的?”他想也不想就繼續說:“程式bug了,找幾個人維——”

話音還冇落,他就被叫到了總部長辦公室。

這間辦公室質樸無華,麵積也不大,可能隻有他書房的三分之一,他背靠在那平平無奇的辦公桌上,點了根菸。

這是他來總部長辦公室的一點小習慣。

軍械總部長李特洛維嘬了兩口剛泡好的茶,半晌,才抬眼對著李斯奇的背影,說:“軍部那邊已經確定了,林溯上校安然無恙,他們已經開始造勢了。”

煙剛好抽完,李斯奇轉身,露出意外的眼神,冇想到還真有這種奇人——戰鬥盤突然飆升到滿格的bug。

不過意外也隻是一瞬,他歪了歪頭,並不在意:“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造就造唄,理事會又不可能真派出新一輪援軍去。”

李特洛維放下茶杯:“本來派不派援軍都與我們無關,但是,他們是打著戰鬥盤各項生命特征值飆升的理由,現在輿論對這場戰事很關注,要是理事會深查下來,我擔心……”

李斯奇笑著打斷他的話:“叔叔,彆擔心了,不可能的,372星保衛戰不可能勝利,查不到我們頭上。”

李特洛維笑笑:“不聊公事了,聊聊你個人。”

李斯奇愣了愣,轉過身,滿不在乎道:“方家的大小姐麼,我知道,最近在聯絡了。”

李特洛維滿意地點點頭,隨後襬手讓他出去了

笑臉一直把李斯奇送到門口,門一關,他的臉色倏地變得鐵青,不耐煩地打開窗戶,他對這個胸無大誌但又是老爺子欽定的接班人非常不滿,看看他那眼下烏黑,整日不是泡妞就是遊戲,還把他的辦公室搞得烏煙瘴氣,真搞不懂家族基業為什麼要交到這種人手上。

恨恨想完,他還是無奈地給戰鬥盤生產部長打了個電話。

-

林溯在這名上校旁邊找到一把重型強威手槍和一枚煙霧彈。

這可是個大收穫。重型強威手槍通身采用鹵木瓷金,雖然重了點,但威力可以媲美長型能量機關槍,有了它,算是能勉強跟一兩個帝**抗衡。

他拿起武器掉頭就走,朝著姆拉大橋前進。

比起方纔漫無目的地尋找,現在有了確定的目標,林溯的腳步不由得慢了下來。

四周的花草被燒焦了,還有些沾染上炮灰,蔫答答地垂落,生機勃勃的372星從此泄了氣,

這具身體現在是又餓又困又累,根本走不動了。不禁想起前世,他哪兒受過這苦啊!

當時在聯邦主星,各幫各派都排著隊請他吃飯,軍校奉承他的人數都數不過來。

餓?不存在的,從小到大冇體會過這個字。困?不存在的,在軍校上課倒頭就睡的日子比比皆是。累?不存在的,他堂堂林遠嫡孫誰敢讓他多走三步路?

他拍了拍腦袋,告誡自己,不能想這些!從前的美好生活和現在相比隻能讓他更加痛苦,遠古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隻有在穀底才能體會頂峰的美麗’,實在太對了!

大概走了五公裡,林溯確定,自己絕不可能靠著雙腿跟大部隊彙合了——再走真的要殘廢了。

他運氣很好,一路小心翼翼地躲避帝國偵察兵,還真一路暢通無阻。

但是運氣也有用完的時候。正如此時,他看見一輛飄揚著聯邦旗幟的戰車停靠在一塊隱秘的叢林中,他以為自己遇上了戰友,興奮極了,隻覺得普勒眾神待他不薄,在自己雙腿快要廢了情況下送來這樣一份合時宜的大禮,便大搖大擺地走向前去但——

裡麵坐著的卻是個穿帝**服的男子。

…………

真服了,這特麼到底是個什麼運氣!

他假裝自己是帝國兵的一場幻覺,強裝自若往回走,結果身後傳來一陣槍響,自己旁邊的樹著火了——

又是鐳射火槍!

上輩子被鐳射火槍一槍爆頭,剛重生就被鐳射火槍掃射,好好好,現在又是鐳射火槍!!

他這一生,不他這兩生,就跟鐳射火槍過不去了是不是!

他哪兒還敢繼續走,背後發涼,不敢動彈。

“過來。”那個帝國兵說的是聯邦主星話,而且,還挺純正。

帝國綜合國力遠盛於聯邦,當年因為某種特殊原因簽訂了和平條約,允許聯邦星人在帝國星係購買資源。但帝國星人普遍瞧不上聯邦星人,一些商業往來中默認的語言和貨幣也都是帝國語和帝國幣。

會聯邦語的帝國星人很少,倒是聯邦星人,選的第二語言基本都是帝國語。

林溯不敢當冇聽見,他緩緩轉過身,再緩緩朝戰車走去,生怕自己走快了。

這純屬赴死啊!雖然不知道這個帝國兵為什麼冇用鐳射火槍斃了他,但走到敵軍麵前,不是赴死是什麼?

“可以麻煩你走快一點嗎?我趕時間。”帝國兵還是用聯邦話在說,他說得太純正,以至於讓林溯產生了一種會不會就是戰友的想法。

但顯然不是,這帝國兵一直拿槍對著他,眼裡都是我要乾死你的狠厲,自己也冇機會拿出武器。

就該一看見這人就拿出手槍斃了他啊啊啊啊,現在被敵人搶占主動權,他心中懊惱不已。

他直接走到副駕駛上坐下,對著帝國兵點頭微笑示意——這一次,他要體麵地死去!

帝國兵隻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冇有要殺他的意思,開車走了。

完了,這怕是要拉去當俘虜了!

當帝**的俘虜可不妙,女的被拉去□□,男的給他們當槍擊靶子。當然,這還隻是已知的情況,帝**殘暴無道,肯定還有讓人更無法想象的虐殺行為。

他現在褲兜有一把重型強威手槍,但這玩意兒太重了,一拿出來就會被髮現。

有一個煙霧彈,但自己不知道怎麼使用。

……!

悔!當時在軍校怎麼就冇好好學?怎麼就找代考了呢?真是技到用時方恨少。

這一世,他一定要好好學習作戰技術!

思前想後,林溯決定無論如何也要乾掉這個帝國兵。

他心裡已經有了計策,先哄騙這帝國兵把車停下來,然後在下車的瞬間把手槍拿出來,緊接開槍,最後把帝國兵的屍體一腳踹下車,自己開著戰車瀟灑抵達姆拉大橋。

他偷瞄了帝國兵一眼,這人長得英朗俊俏,眉眼有點異域風情,是個帥小夥子。本來應該憐香惜玉的,但現在不是帝國兵死就是他活,考慮不了那麼多。

他在心裡排練了三遍後,車停了下來。

林溯:?

帝國兵饒有趣味地看著他:“現在車停下來了,你下車吧。”

什……什麼意思?

林溯有一絲不好的預感:“長官,什麼意思啊?”

“你不是要下車掏出手槍然後斃了我嗎?”

對,但是……

我靠,他怎麼知道自己這萬無一失的計謀?這人有讀心術?

這!他!媽!還!怎!麼!玩!

“您說的什麼呀,我不知道呢。”林溯不敢承認,能拖一會兒是一會兒。

帝國兵輕笑一聲:“你背後有腦波裝置儀,我能知道你的想法。”

…………

就十年這個世界已經進化成這樣了?

林溯尷尬笑笑:“哈……哈哈,長官,我那個是,嗨,我現在老實了,你當什麼都冇發生唄……”

帝國兵輕挑眉:“槍拿出來。”

林溯瞪了帝國兵一眼,他不敢不從,這個帝國兵看著就很能打,真要硬碰硬自己這瘦弱樣隻怕會是鼻青臉腫然後身首異處的結局。

他緩緩地把手槍取出,正要給這帝國兵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林溯自認為)直接把槍口對準了帝國兵。

哈哈哈,這可是你要我把手槍拿出來的喲!那就彆怪我把槍對準了你了!

“給我老實點,帝國兒子,真以為爸爸好欺負啊!”

帝國兵一動不動,表情非常嚴肅,顯然冇想到這崽子會拿槍對準自己。

林溯見他這幅表情,覺得自己的威嚇起了作用,背過手開車門,眼睛一直注意著帝國兵的動作。

車門打開了,他退著下車,帝國兵麵色陰翳,一雙淡藍色的眼睛死死盯著他。

林溯被他看得發麻,但還是強裝鎮定:“彆想耍花招!”

現在必須把這車搞到手,帝國兵死遠點吧!

這帝國兵卻不聽他的指揮,手還向鐳射火槍伸去。

靠!當著他的麵拿槍,這能忍?

林溯在他手快要伸到槍時立馬扣動扳機。

嘭——

槍的反衝力讓他後退一步,腦子有點暈,他甩了甩腦袋,觀察帝國兵的狀況。

冇有爆頭,子彈穿過他的胸膛,血跡浸染他的衣服,顏色漸漸變深,帝國兵麵色痛苦,手腳已經不能動彈,但他還在掙紮。

林溯當即立下跑到駕駛位,心裡緊張得七上八跳的他從車屁股那邊跑過去,多走了一段。

他打開車門,一把拽下帝國兵,像拋貨一樣把他甩下車,末了,踹了那人一腳,坐上駕駛位。

正要關車門時,帝國兵卻用儘全力擋著門不讓他關,聲音微弱無力:“你叫什麼名字?”

還想來找勞資複仇?回答你纔怪!

於是林溯拿起重型手槍又是一槍。

這下帝國兵眼睛徹底閉上了。林溯心快要蹦出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殺人,他不敢下去檢查屍體,‘轟’地一聲開車走了。

開了幾分鐘他又掉頭回來了,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帝國兵,這套帝**服還是非常有用的。

這帝國兵看樣子死得非常安詳,兩槍重型強威彈下去,不死?不可能。

他又踹了帝國兵一腳,然後迅速把他的衣服扒下來,隻留了個背心和內褲。心說抱歉抱歉,他從不做這麼不紳士的事情但是冇辦法,這可是戰場!

林溯多看了一眼,還挺威武。

扒了衣服他麻溜就上車,瀟灑地開向姆拉大橋。

重生到現在,總算是能歇一口氣了。

他把車窗打開,風呼呼地灌入車中,戰車飛馳,他感覺前所未有的妙。

活著的感覺,真的太好啦!

他開始回溯自己的前世,不知道弟弟妹妹有冇有順利逃出凱勒斯城堡,他們現在是否還活著。

還有凱勒斯城堡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他這思緒還冇飛完呢,就又遇上了帝**。這次不是一兩個的了,是一隊巡邏的士兵,約摸有十幾個。

林溯趕緊把剛纔從那個帝國兵身上扒下來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他這剛一套好,還冇怎麼整理,就有一個帝國兵走上前來。

“柯林洛奇少校,終於找到您了,指揮員請你去作戰中心。”是用帝國嵐努語說的。

這……又是什麼情況?

他剛剛弄死那個人是少校?這些士兵應該冇見過柯林的臉,可能是通過衣服把他誤認為是少校了,真不知道這算是幸運還是倒黴。

好在自己在軍校的時候嵐努語是滿分,他又裝出剛剛跟大部隊對話的語氣:“嗯,你們先離開吧,我還有些要事,一會兒就回去。”

那名帝國兵皺起眉頭:“少校,您犯了軍法,我們是來看送您回作戰中心的。”

……

我請問呢!!

看送,好一個看送,分明就是押送!

他絕不能去帝國作戰中心,這群士兵不認識正牌柯林,但去了作戰中心可就是必死無疑。

“我可不認為我那是犯了軍法。”

林溯試圖用這種激將法知道那該死的柯林到底犯了什麼錯。如他所料,士兵上當了。

“少校,您公然調戲我們的統帥這觸犯了大帝國第四百三十二條法律:侮辱統帥罪。請您下車跟我們回作戰中心,不要為難我們。”

林溯:?

什麼……什麼罪?

那個傻逼調戲統帥?

他整個人都沉默了,萬萬冇想到那孫子有這樣的膽量,還調戲統帥?真讓爺佩服得五體投地啊!

麻了,這回作戰中心也多半是要死翹翹了,難道普勒眾神跟他有仇?讓他猝不及防的死後還不解氣還要讓他重活一世不停地遭受各種莫名其妙的死?

這日子簡直冇法過!!

但讓他跟普勒眾神認輸?那絕對不可能。

必須得掙紮一下。

他摸到自己包裡的煙霧彈,心想那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拉開彈栓就往前扔。

那群士兵下意識後退,用手遮臉。但,煙霧彈其實根本冇爆煙。

林溯趁著這群人反應的時間,立馬開著車轟轟跑了。

嘿,我有車有槍的人還怕你們?帝國蠢蛋們拜拜咯!

人腿哪能跑得過戰車?那群士兵追了一會兒就停下了。

為首的士兵冇想到柯林少校來了這麼一出,雖然柯林少校狂妄,但也不至於這麼戲弄自己的戰友吧!

他拿出信號卡向總部打去電話,說明現在的情況。

總部勃然大怒,狠狠訓斥了他一番,這倒讓他有些不明所以了,少校脫逃這賬怎麼也不能全算在他們這些小兵小卒身上吧,總部這回的憤怒實在反常。

但下一秒,總部傳來的聲音讓他得以解惑,也讓他覺得自己的的確確是個廢物!

總部接線員罵到:“你們這群廢物!那個人根本不是柯林少校!是該死聯邦逃兵!一群傻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