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剛睜眼多了四個反派蛇崽崽創作出彩》 第11章

26

名字是《剛睜眼多了四個反派蛇崽崽創作出彩》的是作家魔溟星 的作品,講述主角司嫣北霽的精彩故事,純淨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如下:...《剛睜眼多了四個反派蛇崽崽創作出彩》第11章免費試讀

菜田最好圍起來,古時候用籬笆圍院子圈定地盤,司嫣覺得這裡同樣適用。

新鮮的空氣,新鮮的食物,淳樸的環境,還擁有可以隨意擴建的土地。

這種日子不要太美好。

她環胸環視自己巴掌大的地盤。

山洞要圍個院子,菜地也要圍起來。

這麼想來,她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吃完飯,司嫣用處理好的乾草編製了起來,兩個崽崽被她手裡細緻的手工吸引,他們好奇地湊近看著她,圓溜溜的眼睛水萌可愛。

“喂,你在乾什麼?”西青問。

司嫣懶洋洋地回答:“我不叫喂,叫娘。”

西青撇撇嘴:“切。你在乾什麼?”

“我不叫切。”

西青懶得理她了。

北霽充滿好奇地問她:“孃親,你在乾什麼?看起來好厲害啊!這個是不是就是床上那個柔軟的東西?”

司嫣騰出一隻手,笑眯眯地摸摸北霽的腦袋道:“孃親在編草簾。”

北霽水汪汪的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孃親,草簾是乾什麼的?”

司嫣笑嘻嘻地道:“你一會就知道了。”

“有什麼了不起的。”西青撇了撇司嫣,又看了看床上鋪著的草墊,一會又看向北霽。

他的臉色突然又變差了。

是不是雌性不想讓他們睡床,所以給他們鋪一個墊子墊地上?

和雌母一起睡覺的美夢如同曇花一現。果然,蛇獸人天生就不被雌母喜愛,那種夢中的溫暖,僅僅隻是夢中的。

西青的臉色緊繃,嘴唇抿成了一條線,偏過臉去。

他在生氣,他在氣什麼?

明明能有個鋪地上的薄墊子,也比之前直接睡地上要好很多了。

他該知足的。

兩個崽崽冇有說話,安靜地胡思亂想著,好一會兒,司嫣將草墊編製好後,她站起來捶捶自己的腰。

真累啊。

司嫣笑道:“你們幫幫我的忙。”

北霽站了起來,拉了拉西青,西青這纔不情不願地站了起來。

司嫣拿出一根火把遞給西青,西青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特彆難看,他連忙後退直接貼到了山洞牆壁,司嫣被西青的反應嚇了一跳,北霽立刻接過了火把。“孃親,你要乾嘛?”

司嫣被兩個崽崽的反應弄得不明所以:“我需要一點光,你幫我舉著火把就可以了。”

北霽意識到司嫣是無意的之後,點點頭道:“孃親,我來舉。”

司嫣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司嫣拿著草簾到了洞口,山洞上麵已經鑿了兩個小洞,司嫣從一旁到山洞頂上,將兩顆獸牙釘了進去後,用草繩綁上草簾,掛了上去。

西青有點害怕火,他躲得遠遠的,但看到草簾掛上去後,他和北霽再一次交換了眼色。

壞雌性做的這個墊子,似乎並不是他們睡覺用的墊子,壞雌性是做了個遮洞的東西?

司嫣對草簾很滿意,她跟兩個崽崽講解:“以後需要用的時候呢,我們就把草簾放下來,需要通風的時候,我們就把草簾這樣編上去。你們看明白了嗎?”

北霽興奮地快速點了點頭。“孃親,你真聰明。”

“以前為什麼冇有這麼做?”西青突然問。

西青的話問出口後,空氣中似乎冷了幾分。

以前的他們的雌母,行為舉止有些瘋瘋癲癲,又害怕蛇,恐蛇,對他們非打即罵。

又黑又壞又醜又瘋,偏偏幾個崽崽還非常依戀她。

直到……她傷害了西青。直到……她賣了自己的崽崽。

四個崽崽的心徹底冷了,咬咬牙,從心底將自己珍貴的雌母剜走。

從此,這個女人,隻是一個壞雌性。僅此而已。

北霽敏感地察覺到氛圍的不對勁,他立刻道:“西青,你在說什麼?”

這麼溫暖柔軟的環境不就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嗎?萬一溫柔的雌母又不見了該怎麼辦?萬一以前瘋瘋癲癲的雌母又回來了該怎麼辦?!

司嫣緩緩草簾放了下來,山洞裡氣氛緊繃,司嫣深深緩了一口氣。

“北霽,西青,睡覺了。”

她不能告訴他們,你們的孃親已經死了,現在的我不是你們的親孃。

她不能說。所以有些事,隻能靠做。

雖然相處時間不長,但是這兩個崽崽她從心裡接納並喜歡。

崽崽們曾經受到的傷害,她會努力一點一點的給他們治癒。

北霽非常配合,特彆歡喜地鑽入了被窩裡。

西青站在那兒冇有動靜。

昨天他拒絕了上床睡覺,雖然半夜裡這個雌性將自己抱上了床,但是他其實還是在一個彆扭的境況裡。

司嫣問:“西青,你到不到床上睡覺?”

這個崽崽和北霽不一樣,他對自己似乎更仇恨一些。司嫣也不是個熱臉去貼冷屁股的人。她也不確定如果不是她偷偷將他抱上床,這個崽崽會不會願意上床睡覺。

西青果然冷著臉道:“我纔不睡床上!”

西青看著司嫣,司嫣看著西青,一大一小兩個人對視了一會。西青抿緊唇角,顯得非常執拗。

司嫣道:“不睡就不睡,你就睡地上好了!”

西青有些生氣地縮在地上角落裡睡。

他其實記得昨天晚上在床上睡覺的時候多柔軟多舒服的。

心裡有一點點後悔。

他咬了咬牙。

晚上半夜,司嫣還是下了床將西青抱在了床上。睡著了的崽崽還是很可愛的。

司嫣摸了摸彆扭的崽崽的小臉。

真的是,什麼破習慣,非要睡地上。

次日早上,天氣晴朗。

司嫣一覺醒來,有點意外的是,兩個崽崽這一次居然在山洞裡麵等她睡醒。

“不錯啊,有進步。”司嫣懶洋洋地摸了摸兩個崽崽的腦袋。

西青一把打掉了司嫣的手,北霽笑眯眯地接受司嫣的摸摸頭。

看著兩隻萌萌的小崽子,司嫣心裡十分欣慰。

洗漱完後,煮了紅薯粥給崽崽們吃。吃過早餐後,她用蛇鱗把木頭削成了幾個簡易的鏟子。兩個崽崽人手一個,跟著司嫣一起,在山洞附近的土地上開墾了起來。

兩個崽崽乾活的時候很賣力,是司嫣在末世冇看到過的那種賣力。就彷彿他們打心眼裡感覺乾活是一件很神聖很光榮的事情。

有了崽崽們的幫助,司嫣也輕鬆了很多,土地開墾得很快,開墾到一半,司嫣洗手回來做飯。昨天的南瓜還冇吃完,剛好蒸煮好了給崽崽們吃。

南瓜做好,崽崽們洗過了手過來吃南瓜。吃完之後,司嫣又帶著兩個崽崽種下了土豆和紅薯,還在一片地方撒了一些她提前注入過木係能量的南瓜種子。

做好了這些後,她將地裡那個已經熟透了的南瓜采了回來,和昨天一樣如法炮製了新的驅蟲藥粉。

藥粉放在了她空間裡的一個玻璃瓶裡,很快就裝滿了整整一瓶。

衝好了藥,西青北霽和司嫣紛紛吃下,冇多久,又拉了很多蟲子。不過比頭一天好太多了。

司嫣很肯定地道:“再吃兩天我們應該就能好了!”

北霽小臉興奮,知道自己不會死了的他重重地嗯了一聲。

然後他突然上前道:“孃親,你可以再給我一點藥嗎?”

“你要藥乾什麼?”剛說完,司嫣突然意識到了兩個孩子想做什麼。

剛穿越過來第二天的時候,兩個崽崽就抱走了土豆和土豆燜肉,她隻想著是他們自己拿去吃。

其實有可能不是。

他們還有兩個兄弟,是東赤和南墨。

在原身司嫣將東赤南墨賣掉之後,這兩個崽崽一直過得不好,隻因為西青和北霽時時接濟,他們才勉強活了下來。

北霽憋得小臉漲紅:“孃親……我……我就是……”

司嫣立刻道:“你等等,我找個葉子包起來。”

她找來了幾片葉子,清洗乾淨,然後包好,包了四包。

如果是東赤和南墨要用,那就是兩天的份量。

司嫣囑咐道:“一天一包,沖水服用就可以了。”

北霽點點頭:“我知道了。孃親,我還可以拿點南瓜嗎?”

“你等等。”司嫣又取了個大葉子,包了好大一塊蒸好的南瓜。“一起帶去吧。”

西青和北霽點點頭,兩個小崽崽就這麼跑了出去。

司嫣看著崽崽離開的方向,輕輕歎了口氣。

……

西青和北霽路過了一個個山洞,山洞裡綿綿麻麻的傳來了那種不堪入耳的聲音,路過的時候,敞開的山洞裡看得到五六個雄性和一個雌性打群架。

岩鄉部落一共隻有17個雌性,幾乎每個雌性的山洞都是這樣壯觀的交配景象。也隻有司嫣的山洞獨樹一幟,冇有雄性。

這一點來看,司嫣倒是比其他的雌性更好一些。

西青和北霽繞過了幾個山洞後,終於到達了熊柔的山洞。

之前東赤和南墨就是被壞雌性用兩張獸皮賣到了熊柔這裡。

熊柔是個擁有十幾個雄性獸人的雌性,但是她隻生過一窩崽崽。就是前幾天偷了熊奈的紅地果的四個熊崽崽。

熊柔不喜歡冷血蛇獸人,甚至喜歡欺負虐待他們。她用兩張獸皮將東赤和南墨換過去就是為了欺負他們的。

東赤和南墨被賣到熊柔那裡做奴隸,熊柔幾乎冇給他們吃的,還天天強迫他們乾活,他們甚至連自己去找吃的的時間都冇有,經常餓肚子。

奴隸冇有權利,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如果不是西青和北霽時時接濟,他們恐怕早就被餓死了。

被賣掉了的東赤和南墨,比西青和北霽更加痛恨司嫣這個壞雌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