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千八百零二章種植師種植的東西

26

-

在一個古老荒村中,一個少年憑空出現在一座破屋裡,冇有驚動任何人。少年手中的玉佩散發出粉白色的光芒,將少年的全身覆蓋。

不知睡了多久,當易燃醒來時,還有些迷糊,他猛地想起那麵石鏡,瞬間清醒了,然後就意識到自己不在收藏室裡了,而是在一個塌了一半的破房子裡。

易燃一臉懵,什麼情況,是他還在做夢嗎?爺爺去哪兒了?這裡是什麼鬼地方。

在易燃茫然無措之際,他的腦海中響起一道空靈的聲音——“易燃,你好,我是鏡心,那麵石鏡。我是你的朋友,你不記得我了,但請你相信我,我幫你回到了靈犀大陸,你身邊應該有位和你長得有六七分相似,不過冇你好看的人,那是我的傀儡。”

“我給你在靈犀大陸安排了一個身份,暫時是我的傀儡來代替了這個身份,它會幫你喚醒你過去的記憶,並告訴你關於靈犀大陸的事情。你手中玉佩是你自己的,我交還給你了。”

聽著腦海中響起的聲音,易燃環顧了一下四周,這裡荒涼破敗,空無一人,天空中有一輪充斥著不祥氣息的紅月,周圍的一切都籠照在淡淡的紅色月光下。

靜悄悄的,反而讓人心慌。

隻有腦海中的聲音一直在說:“你不用擔心你爺爺,有我在,他不會有事的,他現在是凡人之軀,承受不了穿梭時空的壓力,等他修煉到五品,等我恢複了,我就帶你爺爺過來……”

說完這道聲音就消失了,無論易燃怎麼叫它,它都不迴應了。

這隻是鏡心在易燃腦子裡留下的一道傳音,自然無法迴應易燃。

好吧,隻能既來之,則安之了,聽這聲音說的,他好像原本就是靈犀大陸的人,怎麼到了另一個世界去了?他究竟遺忘了些什麼?

希望這個人冇有騙他,也不會傷害爺爺。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聲音是很熟悉的,冇有任何惡意,反而帶著一股歉意和善意,可能他真的和這個人是朋友。

易燃抬起手,看著自己手裡多出來的一塊粉色玉佩,晶瑩剔透的玉佩裡鑲嵌著一朵嬌豔的桃花,很漂亮。這是我的玉佩嗎?他看著這玉佩,莫名有種親切熟悉之感。

玉佩閃過一道亮光,裡麵的桃花旋轉了一下,像是在跟易燃打招呼。

易燃不由眼前一亮,這玉佩是活的,有靈性的,這種應該就是爺爺說的靈寶吧。

他收好玉佩,觀察了下這破房子。

屋子的角落裡有一個破爛陳舊的揹包,揹包旁還有一麵破碎的鏡子,揹包裡有幾本書和一瓶礦泉水,還有一些零錢和一個學生證。

讓易燃詫異的是那個學生證裡麵的照片中的人與自己長得有幾分相似,出生日期也是同年同月同天生,名字也叫易燃。

這個不會就是那個傀儡的學生證和揹包吧,看起來,好像出事了,所以他纔沒有看到他。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是因為到了這個古怪的地方纔出事的嗎?

易燃把學生證放了回去,雙手合十道:“希望是我猜錯了,你還是平安的。”

說完,他把揹包放回原處,想了想,還是拿走更好,不能讓它一直被遺忘在原地。

他揹著揹包,走出破房子。

這裡好像是個被遺棄的村落,村子裡了無人煙,空曠寂靜得嚇人。

整個村子很大,四麵環山,村子依山而建,山裡的樹林很是茂密,樹木都生長得很高大。村裡的房屋都是黑瓦土牆,大多是殘垣斷壁,經曆了無數歲月的摧殘,看著很是荒涼。

這裡的其中一座山是所有山中最高最大的,但易燃一看到這座山就有種不適感,為何不適,他也說不上來。

下意識的,易燃選擇了與這座山相反的方向走。

“叮鈴鈴!——”“叮鈴鈴!——”村子裡傳來一陣清脆悅耳的鈴鐺響。

丁零噹啷的聲音打破了村子裡的寂靜。

四麵八方都有鈴鐺聲,易燃憑直覺選了一個方向跑過去,他覺得從這方向過去會遇見搖鈴鐺的那個人。

遠遠地易燃就看一個搖著鈴鐺的年輕小姑娘,穿著一身白裙走在人群前麵,她的身後跟著上百個人,男女老少都在其中。她的右手左右晃動,搖晃著一個刻畫著鬼麵形象的鈴鐺。

“叮鈴!”“叮鈴!”她每走一步,就會一道鈴鐺聲響起。

仔細看,就會看出,兩旁的人群是閉著眼睛走路的,四肢略顯僵硬,走路的步調跟叮噹響的鈴鐺聲頻率是一致的,是這個鬼麵鈴鐺操控了所有人。

這情形看著不太對啊,易燃停下了腳步。

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操控這麼多人到這個荒村裡來。

突然間,鈴鐺聲停止了,這些人跪拜在地,他們的臉上是癡迷而癲狂的表情。一股濃鬱的黑色霧氣瀰漫在他們周圍。

這些人忽然發狂起來,撕咬著對方,自相殘殺成一片。

所有的人表情都瘋狂而猙獰,就像隻知道殺戮般。一切都發生得太快,短短幾秒鐘時間,就從活生生的人變得血肉模糊,再到白骨森森,最後化作了那些黑霧,然後消失不見。

如此的讓人猝不及防,所有的人就這樣不見了。

眼前的這一幕太過殘忍,第一次看到這麼血腥的場麵,易燃有點緩不過來。

靈犀大陸果然同爺爺說的那樣,潛藏著數不清的危險。

黑霧散去後,那個穿著白裙的女孩收起鈴鐺,以極快地速度離開了這裡,轉眼間就到了村外,看不到身影了。

就快要到中元節了,鬼氣大盛,更有利於她行動,而且這次,必須要引更多的人到這個荒村中來。

天上的月亮好像更紅了,村子裡又恢複了寂靜,好似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易燃有些奇怪,那個女孩完全冇有發現他的存在,像是知道易燃心中所想,玉佩閃了閃,易燃頓時明白了,是玉佩遮蔽了那女孩的感知。

他朝著村外走去,得儘快離開這個地方,把這個荒村中的情況告知給那些天師們。

在村口,易燃試了兩三次,每次走著走著,感覺要出去了,再一轉眼,他又回到了原點。

這個荒村有結界,易燃出不去,被困在這裡了。

他拿出那塊玉佩,想借用玉佩的靈力試一下,玉佩散發出強烈的粉紅光芒,包裹住易燃。

在光芒的籠罩下,易燃再次走出村子,幾秒鐘後,易燃又重新回到了原點。

玉佩中的桃花縮了起來,易燃能感知到玉佩表達的情緒是很羞愧,他摸了摸玉佩道:“沒關係,你做得很好,謝謝你幫助我。”

聽到這話,桃花又綻放開來,旋轉到易燃手指旁,易燃的手指隔著玉佩輕輕點了點桃花。

看來,隻能等那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詭異女孩回來了。

在易燃來到這個世界的同一時間裡,西州西北方的一片群山中,一處洞天福地裡,其中一間洞口裡有個少年正在打坐。他手腕上的鐲子忽地動了動,少年睜開雙眼,從鐲子裡取出了一塊星石,石頭散發出微弱的亮光。

這些年來,這塊星石第一次有了動靜。

他看著星石,眼中有流光劃過,隨即閉上雙眼,沉下心神去感知,最終,他抬頭望向了南方——南洲。

少年走出洞口,樹上的一隻小白鳥看到少年後,朝他飛來,小鳥喳喳叫道:“小遲,小遲,早上好啊。”“早上好,未艾。”少年應道。

小白鳥跟在少年身後飛,他走過青石板路,經過一片竹林,來到一座青瓦白牆的院子前,他輕叩門扉,木門無聲自開。

濃鬱的花香、草木香撲鼻而來,院子裡種著各種花草靈木,生機盎然,頗為好看。有位鶴髮童顏,仙風道骨的慈祥老人正在院子空地中央打拳,見少年進門,老人不急不緩地說:“小七是有何事?”。

“是有一事,祖宗爺爺,我到了該下山的時候了。”他道。

“我一個月前隱有預感,你不久就會離開此地,看來是今天了。”老人點頭道,“去看看外麵的世界也好,小七,入世一遭,機緣雖有,但凶險常在,願你遇難呈祥,逢凶化吉。”

少年向老人行了一禮,“謝謝祖宗爺爺。”

小白鳥聞言叫道:“小遲,你要下山了嗎?可不可以把我也帶走啊?我也想去外麵玩。”老人哈哈一笑:“小艾不想陪著我這個老頭子嗎?那我可要傷心了。”小白鳥苦惱地說:“那我不去了,我要陪著爺爺。”

老人笑得更開心了,“逗你玩的,想去就去吧,不過得小七同意才行。”

見少年點頭後,小白鳥興奮地撲棱著翅膀。

老人目送著少年和小白鳥遠去,少年回頭看了看老人,又行了一禮,小白鳥叫著:“爺爺再見。”老人笑著揮手。

少年和小白鳥在林間小道裡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