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成四個蛇仔仔的孃親》 第2章

26

雄性獸人不在意地道:“這東西也冇用,你想要直接拿吧。”司嫣感激地挑選了一些筒子骨。她看到地上角落裡躺著幾個長了青苔的石鍋,猜想也是他們不要的,於是詢問:“這個可以給我嗎?”...《穿成四個蛇仔仔的孃親》第2章免費試讀上一世,她是木係異能和空間係異能的雙係異能者。是末世難得的雙異能天才。司嫣扶著牆壁站起,開始試探自己在末世的能力是否還在。她心念一動,企圖發動空間異能,空間異能發動起來十分艱瑟,她用儘力氣纔打開了空間的一條小縫。她看到了自己的小空間。可惜空間不大,她僅僅隻擁有一個立方米的空間。末世生存艱難,她的生存**還是很強烈的,一個立方米雖然不大,卻也塞得滿滿噹噹。司嫣從自己的空間裡找到了一張消毒濕巾紙,就感覺空間開啟越來越不穩定很困難。在最後撤離空間的那一瞬間,她匆忙之間取出了自己的銀匕首、一個打火機和一袋鹽。空間關上,她想再度開啟似乎就開不動了。又試了很多次,還是不行。可能是跨了世界,導致空間異能不好用了吧。她將含有酒精的消毒濕巾紙抽了出來,擦洗自己的後腦勺,就算是做了簡單的消毒了。又將銀匕首放好之後,才攤開了自己的雙手。綠色的異能從她的掌心裡艱難地冒出來一點點,她滿頭大汗地看著自己手裡催化出來的一棵小草,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她十分慶幸自己的雙異能也跟著穿了過來。恢複了精神,看到山洞門口有個生紅薯,她用銀匕首削了紅薯皮,張開嘴吃下去後,讓自己饑餓的胃好受一點點。出了山洞,看到了山洞外鬱鬱蔥蔥的森林,樹十分巨大,樹葉也都比臉還要大,這是被汙染了的末世絕對看不到的景象。生活在荒蕪末世的司嫣,在看到充滿生命力的世界的這一刻,才終於接受自己已經穿書的事實。感受著生命力的美好,她感恩地笑了起來。然而就在她回頭看到身後滿是臭氣的山洞的時候,她微笑著的臉一瞬間垮了。她麵無表情地在山洞外麵拔了幾根枯樹杈,綁在了一起,勉強做成了一個簡易掃把。她回到山洞,用這個簡易掃把把米田共等物一個一個的全部清掃了出去。外麵日頭正好,司嫣拿著山洞裡僅有的兩張獸皮,去河邊清洗,然後掛在屋外的樹上晾曬。環境乾淨後司嫣才感覺舒服多了。做完了這些,司嫣看了看自己。自己身上也就披著一塊大的灰狼獸皮,硬邦邦的,皮毛結團,都包漿了,臟的不行。很想洗,不過今天冇時間了。肚子很餓,她要吃飯,還有那兩個反派崽崽也要吃飯了。隻是,整個山洞裡,什麼糧食也冇有。想起剛剛吃的紅薯,司嫣又想到原著裡,這個世界是有土豆和紅薯的。想到這裡,司嫣就自信了。她是木係異能者,植物親和力強,找可以吃的植物,是她的拿手好戲。她一個人鑽入了樹林,感受了一下,果然在不遠處感受到了土豆的氣息,她刨了一下,運氣不錯,刨出了一堆土豆出來。她將土豆放到大葉子裡,拿到一旁的小溪旁處理乾淨,又用大葉子包著拿到了山洞裡,剛出山洞,就有個獸人到山洞前喊她。“司嫣,狩獵隊回來了,來拿肉了!”這個部落的名字叫岩鄉。獸人世界,雄性可以變化為獸,也可以變化成人型。他們體格健壯,攻擊力強悍。雌性柔弱,成年後隻能是人形形態,無法變化。世界變遷,雌性誕生越來越困難,雄性和雌性的比例幾乎成了十比一。雌性是獸神的恩賜,是雄性們爭奪並保護的對象。如果雄性獸人傷害了雌性獸人,則會受到獸神的懲罰。所以哪怕司嫣是這麼一個又臭又黑,又懶又壞,看起來活不久的雌性,也會被部落好好照顧。部落裡的雄性每天打完獵回來,都會給司嫣留下幾塊肉。不過也因為司嫣又臭又黑又瘦又小,是獸世典型的醜雌性,所以這麼多年來,冇有其他雄性獸人看得上她。她的身上除了腰上的一個蛇形印記,代表著她擁有一個蛇獸人的伴侶外,其他什麼印記也冇有。來喊她的是一個灰狼獸人,名字叫狼豐。身上隻圍著獸皮裙,上身裹著,肌肉健壯結實。司嫣圓溜溜的眼睛盯著看了兩秒。獸世的雄性嘛……確實養眼。她快速從自己的思緒裡爬了出來,問:“去哪裡領?”狼豐看她一眼:“老地方,前麵那棵大樹下。”司嫣跟著狼豐所指的方向跑了過去,果然看到一群光著膀子的帥氣獸人正在用自己銳利的爪子分著肉。而一大堆骨頭和內臟,被扔到了一邊。司嫣看到獸人們似乎在排隊,自己也跟著排隊等著分肉。有名老雄性道:“司嫣,你是雌性,直接上去拿就可以。”末世裡的女性是累贅,生活物資都是最後才能分到。冇想到在這個世界,女性居然擁有優先權。司嫣的適應能力很快,她不矯情,快步插隊上前。分肉的獸人用指甲割了很整齊的一條肉給她。司嫣拿好了肉,就看到有獸人將骨頭和猛獸內臟拿出去丟,骨頭和內臟可是好東西啊,司嫣連忙上前問:“這些東西你們要扔的嗎?”狼豐友好地解釋道:“現在春季,獵物充足,內臟和骨頭又不好吃,留著也冇用,當然要扔。”司嫣趕緊說:“你們不要的話我可以拿走一些嗎?”司嫣兩眼放光地看著這些獸人不要的“垃圾”。她多久冇喝到新鮮美味的骨頭湯了?她饞得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雄性獸人不在意地道:“這東西也冇用,你想要直接拿吧。”司嫣感激地挑選了一些筒子骨。她看到地上角落裡躺著幾個長了青苔的石鍋,猜想也是他們不要的,於是詢問:“這個可以給我嗎?”雄性獸人看了眼石鍋。一口石鍋而已,他們的爪子扒幾下就有了,根本不在意。“你想要就拿去吧。”司嫣開心地笑著感謝:“謝謝。”說著,她將她的肉,骨頭和內臟裝入石鍋裡,端著往回走。真沉……搬不動,走兩步就得歇。司嫣走後,幾個雄性獸人討論了道:“雌性太嬌弱了,這麼點東西都搬不動。”雖然這麼說,但是冇有雄性打算過去幫她。畢竟司嫣這個雌性又黑又瘦又壞又醜,萬一幫了她後,被她賴上了怎麼辦?“不過也是奇了怪了,司嫣那個壞雌性,今天居然這麼禮貌,還會說謝謝?”“誰知道呢,彆管了,快點分肉。”司嫣將東西拿到小溪旁洗乾淨了,搬回家後,纔拿出了打火機點燃了火。事實上,司嫣在末世也很講究生存能力,司嫣的空間裡除了打火機,還有兩塊很小的打火石和一個放大鏡這兩樣可以應對打火的東西。打火機放好,又用自己的銀匕首,開始切菜做菜。石鍋熱得慢,弄了很久,才煉好了油,隨後用肥肉煉的油做好了土豆燜肉,還燉了了個大骨頭湯。看過了小說的司嫣知道,鹽這種東西在獸世很稀有很值錢,她的鹽也不多,不會隨便浪費著用,但是也不會不捨得用。菜和湯做完,天已經慢慢黑了,食物都已經涼了,可是西青和北霽兩個小鬼還冇有回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